红烧肉引发一场打斗,伙计为了吃肉和美艳的老板娘大打出手

  • 日期:08-29
  • 点击:(1083)


  小说:红烧肉引发一场打斗,伙计为了吃肉和美艳的老板娘大打出手

  寡了?飞鱼心头一惊,难道六师叔陆威风入土为安了?

  邬美娘眉头一皱,张开十指,一把将藏在麻厨兜里的盘子抓了出来,再用鼻子贴近油盘,大声道:“我的兔宝,你们把我的兔宝烧来吃了。”

  茶三道:“刚才吃的红烧肉是那只早该死的兔子啊,麻厨,你的手艺又进步了。”

  柴七想要塞住茶三的嘴已不可能,邬美娘如被雷轰,指着洗碗莲,茶三,挑水六,抹布红,柴七,麻厨,道:“你们每个人都吃了?”显然是兴师问罪,欲要除邪惩恶。

  飞鱼却抢先说话:“吃了就吃了呗,吃了也不为过,连我都看不下去了,半个月才给你的伙计们吃一次肉,每人那么小一片,笑死人了,若我是这样的老板娘,一头撞墙死了算了。”

  邬美娘瞪着飞鱼:“你是谁?”

  邬得道:“她是来客栈的租客。”

  邬美娘从不放过每一桩生意,对每一位客人都笑脸相迎。

  怒脸一下子转换成笑脸,邬美娘走近飞鱼,柔声细气道:“姑娘打算住多久,我们这儿窗明几净,高床软枕,茶水清爽,饭菜可口,分为上中下三等房,看姑娘穿得这么好,自然要住我们的天字第一号房,一晚一两银子,包三菜一汤。”

  邬得心想:一晚一两银子,小姐宰外来客也忒狠了一点。

  飞鱼道:“好,我入住,可能要住久一点。”掏出五锭十两银子,“这里五十两,我先付二十天的房钱,另外三十两当我请柴七大哥和其他人吃一顿好的。”

  邬美娘看到飞鱼掏五十两出来时脸上绽开了花,听到最后一句却很不悦,道:“这些人一个个好吃懒做,蠢得要命,我供他们吃住付他们工钱,还不识好歹,三天两头找茬闹事,到处编派我的不是,姑娘,你何必拿这么大笔钱请他们呀,我饿着他们了吗,冻得他们了吗,全是没良心的白眼狼。”

  茶三道:“老板娘,我上个月的工钱你还欠我三十文。”

  邬美娘道:“你这家伙还好意思说,出了恭不洗手就给客人斟茶,客人闻到你一身屎味,大拍桌子,害得我好说歹说才摆平了这事,白赔了那一顿饭,没炒你,扣你三十文算对你仁至义尽了。”

  茶三不语,麻厨道:“我的手洗得很干净,你也扣了我二十文。”

  邬美娘指责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丑麻子每次给客人炒菜都要偷吃,其他人半个月打一次牙祭,你每天打牙祭,我上个月才扣你工钱也算对得起你,你这龟儿子,还红烧了我的兔宝,后三个月的工钱你别想拿一个子儿。”

  邬美娘骂完人又即刻转回一张笑脸和一嘴的柔声对飞鱼道:“客官,您别介意,这些人都是些烂泥扶不上墙,皮又痒得紧,不骂他们几句,简直要造反。走,我带您去客房,小欢,一起去吧。”

  柴七立即跳到邬美娘面前,伸出猿臂挡住老板娘的去路,邬美娘柳眉倒竖,“黑炭头,干嘛?”

  柴七笑道:“老板娘,刚这位鱼姑娘说送三十两银子请我们吃顿好的,麻烦你把那三十两拿出来。”茶三和麻厨也小声地应和道:“拿出来,拿出来。”

  邬美娘尖尖的食指指着柴七道:“黑炭头,你的油嘴没抹干净,偷吃了我的兔宝,你们已经算是吃了一顿好的了。”

  邬美娘抬手打开柴七的猿臂,柴七居然也露了一手功夫,邬美娘快若闪电,招式凌厉,柴七坚若磐石,厚重稳健。邬美娘以快打慢,柴七终究不敌,背后中了三记重锤,邬美娘拍了拍手,冷笑道:“这等三脚猫的功夫用来劈柴打水做体力活儿是好的,别使出来丢人现眼。”

  柴七道:“好男不跟女斗,是我让你,再说了,你好歹也是我的老板,不跟你一般计较。”

  洗碗莲扶着柴七凑近他耳朵悄声道:“七哥,鱼姑娘刚塞给我一张银票说请我们的,老板娘不知道。”柴七道:“怎么好意思收人家的钱。”洗碗莲红着脸道:“她硬塞给我的。”

  邬美娘对飞鱼说道:“姑娘,你看看这些人就这么不识好歹,简直无可救药了,那三十两我不会贪你的,留着下个月半起给他们打牙祭吧,吃完了为止,你也算请他们吃了。”

  飞鱼笑道:“老板娘比我还精啊。”

  邬美娘呵呵笑起来,如风吹银铃响,“打理偌大一个福来客栈,养活这一批赖着不走的废物,不精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