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不是我写,而是它写

  • 日期:07-29
  • 点击:(1742)


  

  原创/寻虎纯文学

  精神性的东西,很容易被认为是“我的精神”。自我太强大,遮蔽了真我(精神)。但是也很好区分~

  刚生下来的王子,和一个乞丐的孩子,他俩的精神没有区别。只有意识到了自我,他们才觉得不同:王子有钱,穷孩子没钱。

  一棵树,不因为我买了,就说它一直是我的。树比“我”早,自由,独立,我买下它,它仍然自由独立,我却认为它属于我。

  写作即自由,写作不是我写,而是精神要我写,它是根本,它是源始,它是真我,它是一棵树。

  每个人都在孩提时代想过:为什么我被生下来,而不是他她它?

  答案是,那是生下来的人本来就不是“我”,只是一个生命,“我”以为那个生命是“我”,但生命就是生命。它在梦里,白日梦,思考的时候,创作的时候,脱离“我”,自在自为,是真我,是混沌,是存在也是虚无。

  看完了吗?

  刚才看窗外的你,和现在的你,是同一个吗?

  没有审美活动,人就不能确证自己的存在,人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审美活动是人的一种以意象世界为对象的人生体验活动。这个意象世界照亮一个本然的生活世界。在这个以意象世界为对象的体验活动中,人的心灵获得自由。

  杜夫海纳说:“审美经验揭示了人与世界的最深和最亲密的关系,他需要美,是因为他需要感到自已存在于世界。人存在于世界,人和世界是融合在一起,是中国古代的一个观念,就是天人合一”这是一个充满意味和情

  的世界,这就是德格尔说的“人诗意地栖居着。这就是王夫之说的。

  乐的境界,这也就是陶测明说的“自然”。

  

  寻虎纯文学

  96

  村下独行

  1.3

  

  字数 655

  

  原创/寻虎纯文学

  精神性的东西,很容易被认为是“我的精神”。自我太强大,遮蔽了真我(精神)。但是也很好区分~

  刚生下来的王子,和一个乞丐的孩子,他俩的精神没有区别。只有意识到了自我,他们才觉得不同:王子有钱,穷孩子没钱。

  一棵树,不因为我买了,就说它一直是我的。树比“我”早,自由,独立,我买下它,它仍然自由独立,我却认为它属于我。

  写作即自由,写作不是我写,而是精神要我写,它是根本,它是源始,它是真我,它是一棵树。

  每个人都在孩提时代想过:为什么我被生下来,而不是他她它?

  答案是,那是生下来的人本来就不是“我”,只是一个生命,“我”以为那个生命是“我”,但生命就是生命。它在梦里,白日梦,思考的时候,创作的时候,脱离“我”,自在自为,是真我,是混沌,是存在也是虚无。

  看完了吗?

  刚才看窗外的你,和现在的你,是同一个吗?

  没有审美活动,人就不能确证自己的存在,人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审美活动是人的一种以意象世界为对象的人生体验活动。这个意象世界照亮一个本然的生活世界。在这个以意象世界为对象的体验活动中,人的心灵获得自由。

  杜夫海纳说:“审美经验揭示了人与世界的最深和最亲密的关系,他需要美,是因为他需要感到自已存在于世界。人存在于世界,人和世界是融合在一起,是中国古代的一个观念,就是天人合一”这是一个充满意味和情

  的世界,这就是德格尔说的“人诗意地栖居着。这就是王夫之说的。

  乐的境界,这也就是陶测明说的“自然”。

  

  寻虎纯文学

  

  原创/寻虎纯文学

  精神性的东西,很容易被认为是“我的精神”。自我太强大,遮蔽了真我(精神)。但是也很好区分~

  刚生下来的王子,和一个乞丐的孩子,他俩的精神没有区别。只有意识到了自我,他们才觉得不同:王子有钱,穷孩子没钱。

  一棵树,不因为我买了,就说它一直是我的。树比“我”早,自由,独立,我买下它,它仍然自由独立,我却认为它属于我。

  写作即自由,写作不是我写,而是精神要我写,它是根本,它是源始,它是真我,它是一棵树。

  每个人都在孩提时代想过:为什么我被生下来,而不是他她它?

  答案是,那是生下来的人本来就不是“我”,只是一个生命,“我”以为那个生命是“我”,但生命就是生命。它在梦里,白日梦,思考的时候,创作的时候,脱离“我”,自在自为,是真我,是混沌,是存在也是虚无。

  看完了吗?

  刚才看窗外的你,和现在的你,是同一个吗?

  没有审美活动,人就不能确证自己的存在,人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审美活动是人的一种以意象世界为对象的人生体验活动。这个意象世界照亮一个本然的生活世界。在这个以意象世界为对象的体验活动中,人的心灵获得自由。

  杜夫海纳说:“审美经验揭示了人与世界的最深和最亲密的关系,他需要美,是因为他需要感到自已存在于世界。人存在于世界,人和世界是融合在一起,是中国古代的一个观念,就是天人合一”这是一个充满意味和情

  的世界,这就是德格尔说的“人诗意地栖居着。这就是王夫之说的。

  乐的境界,这也就是陶测明说的“自然”。

  

  寻虎纯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