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先锋除了野比大雄家,推开任意门还能到唐宋古画

  • 日期:07-29
  • 点击:(658)


?

  小时候的王赫有多痴迷漫画呢?“那时每隔一段时间漫画店都会发售新一期的机器猫漫画。为了能先睹为快,每到发售的那几天我都不惜绕远或多走几站路也要去漫画店看看,就像如今大家追美剧一样。偷偷不吃早饭攒钱买漫画书更是家常便饭。”

  

  《蓝胖子之高山流水》,绢本设色,32×41cm,2018年 图片致谢艺术家

  有着神奇百宝袋,可以用各种奇妙道具将困难解决的哆啦A梦,是很多80后、90后的童年主角。从一开始被称为“阿蒙”、“小叮当”,再到后来的“机器猫”,最终根据其创作者藤子·F·不二雄的遗愿,世界各地都统一称呼这个可爱的圆圆蓝色猫型机器人为“哆啦A梦”。在1991年“哆啦A梦”被引进中国后,它就这样闯进了80后王赫的儿时记忆中。

  

  《蓝胖子之缩小灯》 绢本设色 70×70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但王赫的日常工作内容却是和漫画有着截然相反的风格。作为一名古书画复制人,王赫现任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古书画复制室组长。

  

  艺术家 王赫 图片致谢艺术家

  2002至2008年间六年的产品设计本科及研究生的学习,造就了他对自然科学、产品设计、信息设计等领域的长期兴趣,也成为他此后艺术创作中表现内容的重要来源。

  2008年王赫进入故宫博物院,开始从事古代书画复制工作,对中国历代传统书画精品进行复制、保护,成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书画临摹复制技艺传承团队的一员。在此期间,他大量接触中国传统绘画作品,对传统工笔重彩绘画进行了系统学习与研究,也从而形成了以绢本设色为主要表现方式的作品面貌。

  

  《挥杆》,绢本设色,30×30cm,2016年 图片致谢艺术家

  虽然王赫自己非常喜欢和这些古代大师的作品打交道,但每当和朋友们聊起这些时,他总觉得大家听得云里雾里的,王赫想“怎么才能给80后甚至是更年轻的一代提供一种方式,一种欣赏、接受古代杰出艺术作品的方式。”

  

  《蓝胖子之黄色潜水艇》,绢本设色 图片致谢艺术家

  “每个80后心中都有一个蓝胖子。无论我挫败任性跑到天涯海角,他总会翻山越岭地来找我。这样的童年你们还记得吗?”2014年,王赫开始在微博上发表《蓝胖子山水册页》系列作品。王赫坚持使用传统的绘画方式,将现代叙事与传统工笔相结合,创作出了这一颇受关注的系列作品。在他的笔下“蓝胖子”哆啦A梦坐着时光机,穿过任意门,来到了中国古代的山水画中。

  

  《蓝胖子之松林六逸》,绢本设色,36×43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虽然这样穿越题材的绘画看起来有些“非主流”,但在创作时王赫尽可能的遵循不同时代中国山水画的造型习惯,在王赫看来,这个过程既是创作同时也是对历代书画的“另类研究”。

  

  《蓝胖子之南华秋水》绢本设色 35×43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除了创作王赫还会尽可能的进行广泛的阅读和观看各类展览。在他看来,这种看似毫无目的的汲取,也会给作品创作提供意想不到的助益。“创作中所谓的‘灵光一闪’也是要有前期准备的。”

  

  《窗中景之江山秋色》 双联画 绢本设色60×67.5cm/60×67.5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蓝胖子、圣斗士、七龙珠都被王赫画到了作品中。这些创作也促使观者以一个年轻的、当代的视角去观看、解读中国传统的绘画艺术。在完成作品表达的同时,拉近了传统绘画样式与当代观众之间的距离。

  

  《傀儡戏:搜山图》 绢本设色 120×80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2019年7月28日,王赫首次个展即将在时间博物馆展出。从2015年到2019年,本次展览的34件作品中包含了十几件“蓝胖子”系列作品,从中我们不光能看到“蓝胖子”上天入地大显神威;也能感受到艺术家王赫在表现技法上的不断完善与作品表达上的进一步丰富。

  

  《拼装:惠山茶会》,绢本设色,2018年 图片致谢艺术家

  除了“蓝胖子”系列作品,王赫也力图给予作品更多的观看角度与解读深度。本次展览中展出有多件“双联画”及“三联画”作品。这些画面间彼此联络又各有不同。这种类似于漫画分格或电影分镜的表现方式,其实是现代观众内心极为熟悉,却又难以自知的观看方式。这给予静态的架上绘画一个信息承载的增量,一个更加动态的观看体验。

  

  《四景山水——冬》双联画 绢本设色68.5×42cm/20×20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如《四景山水——冬》,这件作品源自宋代刘松年的《四景山水》。作品在保留原作风貌的同时赋予作品全新的现代叙事与解释维度。画面中飞艇的出现使传统画面出现时光穿越的奇景,同时也使观者借此现代元素更容易将自身的现实体验融入到传统山水中进而形成共鸣。作品另外配有一个小画面,描绘了主画面中飞艇的“未拼装”状态。两个画面共同演绎出艺术家对“自然的”、“人为的”、“人造的”三者间关系的思考。

  

  《四景山水——春》 双联画 绢本设色 68.5×42cm/20×20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而展览名“时光机”一方面概括了王赫作品中所表达的内容,另一方面他也希望本次展览可以成为观众们的“时光机”,带着最熟悉的现代思维,观者们即将回到古典中国的山水风物当中。

  YT对话艺术家王赫,打开一道创作的任意门。

  

  《蓝胖子之贵妃晓妆》,绢本设色,36×44cm,2019年 图片致谢艺术家

  YT:把蓝胖子搬进古画里,这是一个怎样的开始呢?

  王赫:蓝胖子系列作品最早是在2014年开始创作的。那时我从事古代书画复制已经有6年左右的时间,对中国古代绘画的认识有了一些积累;与此同时自己的表达欲望也开始萌发。我希望能找到一个门径,可以进入到古代绘画的表达语境当中;让传统的绘画语言,表达现代人最鲜活的情感。蓝胖子系列作品就是这一想法的最早尝试。

  

  《蓝胖子之竹院复古》 绢本设色 36×43.5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YT:如何调和漫画和古画之间的违和感?

  王赫:最初的做法是让新的创作元素尽可能符合历代绘画的时代特点。比如使用特定时代的线法,虽然新的创作元素源自二次元,但我也使用铁线描、钉头鼠尾描这些传统变现技法来绘制。对于一些清代宫廷风格的绘画,我也会强调当时受西方绘画影响的光影和透视。总之创作伊始是在新元素的绘画风格上做文章,这种方式确实会弥合所谓的“违和感”。随着创作的不断深入,我更加注重作品的解读角度与解读层次,创作手法上也不仅是简单的植入方式。

  

  《望》 双联画 绢本设色 34×33cm/23×33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比如作品《望》。这件作品的创作源自宋佚名《柳院消暑图页》,《望》在保留《柳》原始风貌同时赋予作品全新的现代叙事与解释纬度。我将传统的消夏题材置换为操控无人机这种现代叙事,从而唤起现代人的共鸣,使观者更容易将自身的现实体验融入到传统山水当中进而形成共鸣。同时无人机这一元素也赋予本件作品一个全新的观察维度,即从空中俯视传统笔法中的山水。因此本件作品最终呈现为一种双联画的形式。两张画面分别体现着人与物的视角,传统与现代的纬度。作品名《望》就是取这个人、物相望,新、旧相望的意思。

  

  《窗中景秋山红树》 双联画 绢本设色65×79cm/65×79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这种创作方式从根本上消除了新与旧之间的违和感,而不仅仅是针对源自二次元的创作元素。

  YT:之后要把美少女战士画进仕女图吗?

  王赫:我的作品创作是在寻求一个以传统绘画表达当代感情的门径。这个门径可以是二次元人物的乱入,也可以是当代生活的投影,或者是时间空间的置换。所以可能性很多,但又不会是把美少女战士画入仕女图这种简单的方式。

  

  《星座:仙女座》 纸本设色,65×38.5cm,2015 图片致谢艺术家

  YT:在做古书画复制这一年轻人基本绝迹的领域,会感到孤独吗?

  王赫:古书画复制的从业年轻人少主要是因为这个行业确实太小,不太可能产生大量的就业岗位。孤独感确实会有,但这就是个需要耐得住寂寞的工作。与此同时,我还可以以艺术家的身份去尽可能的自我表达,古代绘画的复制经验恰好可以成为我取之不尽的养分来源。

  

  《盥手观花新解》 三联画 绢本设色 19.5×20cm,11.5×20cm,33×33cm,2017 图片致谢艺术家

  YT:现在很多领域和古典创作都有跨界联名,你想过自己的作品能以什么样跨界的形式出现吗?

  王赫:由于我的作品主要使用传统工笔的绘画方式,所以作品的数量确实不够多。为了能和更多喜欢我作品的朋友分享,我也在做一些衍生品的尝试,比如与三联合作的《生活历》还有一些帆布包之类。但衍生品的开发需要更多的好作品去支撑,所以现在主要的精力还是会放在作品创作本身。

  时光机——王赫个展

  2019.07.28—2019.08.11

  北京·鼓楼 时间博物馆

  

  - E N D -

  

  小时候的王赫有多痴迷漫画呢?“那时每隔一段时间漫画店都会发售新一期的机器猫漫画。为了能先睹为快,每到发售的那几天我都不惜绕远或多走几站路也要去漫画店看看,就像如今大家追美剧一样。偷偷不吃早饭攒钱买漫画书更是家常便饭。”

  

  《蓝胖子之高山流水》,绢本设色,32×41cm,2018年 图片致谢艺术家

  有着神奇百宝袋,可以用各种奇妙道具将困难解决的哆啦A梦,是很多80后、90后的童年主角。从一开始被称为“阿蒙”、“小叮当”,再到后来的“机器猫”,最终根据其创作者藤子·F·不二雄的遗愿,世界各地都统一称呼这个可爱的圆圆蓝色猫型机器人为“哆啦A梦”。在1991年“哆啦A梦”被引进中国后,它就这样闯进了80后王赫的儿时记忆中。

  

  《蓝胖子之缩小灯》 绢本设色 70×70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但王赫的日常工作内容却是和漫画有着截然相反的风格。作为一名古书画复制人,王赫现任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古书画复制室组长。

  

  艺术家 王赫 图片致谢艺术家

  2002至2008年间六年的产品设计本科及研究生的学习,造就了他对自然科学、产品设计、信息设计等领域的长期兴趣,也成为他此后艺术创作中表现内容的重要来源。

  2008年王赫进入故宫博物院,开始从事古代书画复制工作,对中国历代传统书画精品进行复制、保护,成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书画临摹复制技艺传承团队的一员。在此期间,他大量接触中国传统绘画作品,对传统工笔重彩绘画进行了系统学习与研究,也从而形成了以绢本设色为主要表现方式的作品面貌。

  

  《挥杆》,绢本设色,30×30cm,2016年 图片致谢艺术家

  虽然王赫自己非常喜欢和这些古代大师的作品打交道,但每当和朋友们聊起这些时,他总觉得大家听得云里雾里的,王赫想“怎么才能给80后甚至是更年轻的一代提供一种方式,一种欣赏、接受古代杰出艺术作品的方式。”

  

  《蓝胖子之黄色潜水艇》,绢本设色 图片致谢艺术家

  “每个80后心中都有一个蓝胖子。无论我挫败任性跑到天涯海角,他总会翻山越岭地来找我。这样的童年你们还记得吗?”2014年,王赫开始在微博上发表《蓝胖子山水册页》系列作品。王赫坚持使用传统的绘画方式,将现代叙事与传统工笔相结合,创作出了这一颇受关注的系列作品。在他的笔下“蓝胖子”哆啦A梦坐着时光机,穿过任意门,来到了中国古代的山水画中。

  

  《蓝胖子之松林六逸》,绢本设色,36×43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虽然这样穿越题材的绘画看起来有些“非主流”,但在创作时王赫尽可能的遵循不同时代中国山水画的造型习惯,在王赫看来,这个过程既是创作同时也是对历代书画的“另类研究”。

  

  《蓝胖子之南华秋水》绢本设色 35×43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除了创作王赫还会尽可能的进行广泛的阅读和观看各类展览。在他看来,这种看似毫无目的的汲取,也会给作品创作提供意想不到的助益。“创作中所谓的‘灵光一闪’也是要有前期准备的。”

  

  《窗中景之江山秋色》 双联画 绢本设色60×67.5cm/60×67.5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蓝胖子、圣斗士、七龙珠都被王赫画到了作品中。这些创作也促使观者以一个年轻的、当代的视角去观看、解读中国传统的绘画艺术。在完成作品表达的同时,拉近了传统绘画样式与当代观众之间的距离。

  

  《傀儡戏:搜山图》 绢本设色 120×80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2019年7月28日,王赫首次个展即将在时间博物馆展出。从2015年到2019年,本次展览的34件作品中包含了十几件“蓝胖子”系列作品,从中我们不光能看到“蓝胖子”上天入地大显神威;也能感受到艺术家王赫在表现技法上的不断完善与作品表达上的进一步丰富。

  

  《拼装:惠山茶会》,绢本设色,2018年 图片致谢艺术家

  除了“蓝胖子”系列作品,王赫也力图给予作品更多的观看角度与解读深度。本次展览中展出有多件“双联画”及“三联画”作品。这些画面间彼此联络又各有不同。这种类似于漫画分格或电影分镜的表现方式,其实是现代观众内心极为熟悉,却又难以自知的观看方式。这给予静态的架上绘画一个信息承载的增量,一个更加动态的观看体验。

  

  《四景山水——冬》双联画 绢本设色68.5×42cm/20×20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如《四景山水——冬》,这件作品源自宋代刘松年的《四景山水》。作品在保留原作风貌的同时赋予作品全新的现代叙事与解释维度。画面中飞艇的出现使传统画面出现时光穿越的奇景,同时也使观者借此现代元素更容易将自身的现实体验融入到传统山水中进而形成共鸣。作品另外配有一个小画面,描绘了主画面中飞艇的“未拼装”状态。两个画面共同演绎出艺术家对“自然的”、“人为的”、“人造的”三者间关系的思考。

  

  《四景山水——春》 双联画 绢本设色 68.5×42cm/20×20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而展览名“时光机”一方面概括了王赫作品中所表达的内容,另一方面他也希望本次展览可以成为观众们的“时光机”,带着最熟悉的现代思维,观者们即将回到古典中国的山水风物当中。

  YT对话艺术家王赫,打开一道创作的任意门。

  

  《蓝胖子之贵妃晓妆》,绢本设色,36×44cm,2019年 图片致谢艺术家

  YT:把蓝胖子搬进古画里,这是一个怎样的开始呢?

  王赫:蓝胖子系列作品最早是在2014年开始创作的。那时我从事古代书画复制已经有6年左右的时间,对中国古代绘画的认识有了一些积累;与此同时自己的表达欲望也开始萌发。我希望能找到一个门径,可以进入到古代绘画的表达语境当中;让传统的绘画语言,表达现代人最鲜活的情感。蓝胖子系列作品就是这一想法的最早尝试。

  

  《蓝胖子之竹院复古》 绢本设色 36×43.5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YT:如何调和漫画和古画之间的违和感?

  王赫:最初的做法是让新的创作元素尽可能符合历代绘画的时代特点。比如使用特定时代的线法,虽然新的创作元素源自二次元,但我也使用铁线描、钉头鼠尾描这些传统变现技法来绘制。对于一些清代宫廷风格的绘画,我也会强调当时受西方绘画影响的光影和透视。总之创作伊始是在新元素的绘画风格上做文章,这种方式确实会弥合所谓的“违和感”。随着创作的不断深入,我更加注重作品的解读角度与解读层次,创作手法上也不仅是简单的植入方式。

  

  《望》 双联画 绢本设色 34×33cm/23×33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比如作品《望》。这件作品的创作源自宋佚名《柳院消暑图页》,《望》在保留《柳》原始风貌同时赋予作品全新的现代叙事与解释纬度。我将传统的消夏题材置换为操控无人机这种现代叙事,从而唤起现代人的共鸣,使观者更容易将自身的现实体验融入到传统山水当中进而形成共鸣。同时无人机这一元素也赋予本件作品一个全新的观察维度,即从空中俯视传统笔法中的山水。因此本件作品最终呈现为一种双联画的形式。两张画面分别体现着人与物的视角,传统与现代的纬度。作品名《望》就是取这个人、物相望,新、旧相望的意思。

  

  《窗中景秋山红树》 双联画 绢本设色65×79cm/65×79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这种创作方式从根本上消除了新与旧之间的违和感,而不仅仅是针对源自二次元的创作元素。

  YT:之后要把美少女战士画进仕女图吗?

  王赫:我的作品创作是在寻求一个以传统绘画表达当代感情的门径。这个门径可以是二次元人物的乱入,也可以是当代生活的投影,或者是时间空间的置换。所以可能性很多,但又不会是把美少女战士画入仕女图这种简单的方式。

  

  《星座:仙女座》 纸本设色,65×38.5cm,2015 图片致谢艺术家

  YT:在做古书画复制这一年轻人基本绝迹的领域,会感到孤独吗?

  王赫:古书画复制的从业年轻人少主要是因为这个行业确实太小,不太可能产生大量的就业岗位。孤独感确实会有,但这就是个需要耐得住寂寞的工作。与此同时,我还可以以艺术家的身份去尽可能的自我表达,古代绘画的复制经验恰好可以成为我取之不尽的养分来源。

  

  《盥手观花新解》 三联画 绢本设色 19.5×20cm,11.5×20cm,33×33cm,2017 图片致谢艺术家

  YT:现在很多领域和古典创作都有跨界联名,你想过自己的作品能以什么样跨界的形式出现吗?

  王赫:由于我的作品主要使用传统工笔的绘画方式,所以作品的数量确实不够多。为了能和更多喜欢我作品的朋友分享,我也在做一些衍生品的尝试,比如与三联合作的《生活历》还有一些帆布包之类。但衍生品的开发需要更多的好作品去支撑,所以现在主要的精力还是会放在作品创作本身。

  时光机——王赫个展

  2019.07.28—2019.08.11

  北京·鼓楼 时间博物馆

  

  - E N 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