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清如水,枕书消暑!(深度好文)

  • 日期:08-22
  • 点击:(1378)


   时属大暑,正处中伏,烧烤模式已经开启,空气中热浪滚涌,烈日下大地发烫。人们依着空调蜗居,不得已外出,也是从上到下罩得严严实实,生怕被紫外线无情地灼伤。

   眼前的景致,不由让我想起先人们外融自然,内修品性的纳凉消暑法。

   “赤日几时过,清风无处寻。经书聊枕籍,瓜李漫浮沉。兰若静复静,茅茨深又深。炎蒸乃如许,那更惜分阴。”

  

   读宋人曾几写的这首《大暑》,透过“赤日”、“炎蒸”等字眼,眼前就会浮现“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酷热的惨烈。

   在缺少现代消暑工具的古代,如何于燥热中寻一份静好,于浓夏中憩一方清凉?

   “经书聊枕籍”,于枕畔翻一卷泛黄的经书,神游其中,让书香诗韵晕染自己的身心。于庄子《逍遥游》中,邂逅一位不怕热的姑射仙子,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乘云气,御飞龙,游乎四海之外。即便金石消熔,大山焦化,也觉清凉如初。

  

   “瓜李漫浮沉”,和曹子建一起,“浮甘瓜于清泉,沉朱李于寒水。”这些消夏的瓜果美蔬,一经泠泠的冰泉浸染,便如今天的冰镇冷饮一样,清冽、甘甜、爽心……直透嗓间六腑,款款凉意,洇漫身心,挥之难去。

   再则,就是心安一抹浓荫,隐身林泉之畔。“兰若静复静,茅茨深又深”,

  

   于幽幽蝉声中。沉沉花香里,拈花微笑,静习禅定,让浩浩天风斑斑日影,婆娑一片清幽的净土。

   “何以消烦暑,端坐一院中。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散热有心静,凉生为室空。此时身自保,难更与人同。”再读香山居士的《消暑》,已然没有炎炎酷热,只有飒飒清风,丝丝凉意,盈盈地缭绕。

   时属大暑,正处中伏,烧烤模式已经开启,空气中热浪滚涌,烈日下大地发烫。人们依着空调蜗居,不得已外出,也是从上到下罩得严严实实,生怕被紫外线无情地灼伤。

   眼前的景致,不由让我想起先人们外融自然,内修品性的纳凉消暑法。

   “赤日几时过,清风无处寻。经书聊枕籍,瓜李漫浮沉。兰若静复静,茅茨深又深。炎蒸乃如许,那更惜分阴。”

  

   读宋人曾几写的这首《大暑》,透过“赤日”、“炎蒸”等字眼,眼前就会浮现“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酷热的惨烈。

   在缺少现代消暑工具的古代,如何于燥热中寻一份静好,于浓夏中憩一方清凉?

   “经书聊枕籍”,于枕畔翻一卷泛黄的经书,神游其中,让书香诗韵晕染自己的身心。于庄子《逍遥游》中,邂逅一位不怕热的姑射仙子,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乘云气,御飞龙,游乎四海之外。即便金石消熔,大山焦化,也觉清凉如初。

  

   “瓜李漫浮沉”,和曹子建一起,“浮甘瓜于清泉,沉朱李于寒水。”这些消夏的瓜果美蔬,一经泠泠的冰泉浸染,便如今天的冰镇冷饮一样,清冽、甘甜、爽心……直透嗓间六腑,款款凉意,洇漫身心,挥之难去。

   再则,就是心安一抹浓荫,隐身林泉之畔。“兰若静复静,茅茨深又深”,

  

   于幽幽蝉声中。沉沉花香里,拈花微笑,静习禅定,让浩浩天风斑斑日影,婆娑一片清幽的净土。

   “何以消烦暑,端坐一院中。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散热有心静,凉生为室空。此时身自保,难更与人同。”再读香山居士的《消暑》,已然没有炎炎酷热,只有飒飒清风,丝丝凉意,盈盈地缭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