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日记|孤单的时候,养只狗吧,让它治愈你

  • 日期:08-24
  • 点击:(1007)


  我拥有的第一只小宠,是一只灰泰迪妹妹。

  本来在宠物舍,我第一眼看中的是一只泰迪弟弟,黑黑的卷曲的毛。豆子眼,小粉鼻,可爱,想要。

  但是无奈我当时没有经济实力,必须听我麻麻的话,她不喜欢公泰迪,用她的话来说泰迪弟弟就是“整天吊儿郎当,日天日地。”然后我毫无面子的妥协了,抱了另一只灰色的泰迪妹回家。

  那时候我上初中,我的泰迪妹妹在我的淫威之下走的是病娇少女路线,日常粉色蝴蝶结波点衣服两只麻花辫。那一年我的中二之魂熊熊燃烧,我最爱听的一首日文物语歌叫“病名为爱”,于是我给我的泰迪妹妹也取名为“病名为爱”,小名叫病病。

  我的狗妹妹巨温柔,我去哪儿她就去哪,睡觉也要和我一个被窝,我妈因为这件事老是揍它,妹妹也是经常四脚朝天的被踢下床。

  

  汪要陪小铲屎的长大

  病病妹那时候每天接送我读书,现在想想,原来是把我当崽了~

  因为病病在两岁那年遇见了她的爱情,小区里一只中华田园汪,病病为那只英俊的白汪无比疯狂,找准了时机就往门外冲,然后不出意外地生了第一胎。病病有了她亲生的小崽之后,就再也不会接送我上下学了……

  不过我轻易地原谅了她,因为我无论如何都爱病病。小宠的生命不过短短数十载,它们是我们漫漫人生路上的一个过客,而我们却是他们有限的生命里唯一的靠山。

  

  乖崽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因为病病而在学校里一炮而红,因为第一次开家长会的时候,我美术课瞎涂鸦考试不及格,就把病病抱去了……把它抱去了……我当时的班主任和病病四目相对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的病病还一直瞪着老师,死死瞪着( . )仿佛在说:听说就是你上课时候凶我小铲屎的?

  不过这场闹剧很快就结束了,因为班主任在石化了一分钟后马上打发我回家去了。

  一年后我上初中了,在学校住宿了,病病和我妈待在家里。听我妈说我走了以后病病就不爱在家里上窜下跳了,整天乖乖的窝在小窝里碎觉……

  然后第一个周末我背着书包一走进家门,病病就从窝里跳出来跑向我,一路跑一路尿,从卧室尿到客厅最后尿到了我鞋上。那天我妈破天荒没有揍它,我妈说可能是病病想我了,我觉得它一定是见到我激动的尿了。

  

  别哭 我在

  病病像是一个小孩子,很多情绪,也很粘人。它在我们家长到了十岁半时,去了汪星。病病是老死的,那个时候它掉毛很严重,眼睛也看不见了,一天到晚只知道睡觉,直到有一天夜晚,它呜呜呜地一直躺在我的床下叫,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我于是下床把它搂在怀里,抱着它坐在沙发上看《猫和老鼠》的动画片,病病眼泪汪汪地看着我,后半夜的时候在我怀里安静地去了汪星。

  我妈妈是很开明的人,我爸爸是个粗线条的直男,他们都不介意病病死在我们家里,第二天我爸爸还骑着家里的自行车陪我把病病葬在了一条小河边。我把我给病病买的小发夹,蝴蝶结,还有病病最爱的毛线团都放在病病躺着的木盒子里一起葬了,这是我给病病去汪星的嫁妆。

  

  去了那里 不要想我

  现在我常常看到公园里有老太太老头牵着小狗崽溜溜哒哒,脸上是得意的神色。我常常站在她们旁边看大妈们聊天唠嗑,听她们说自己的“儿子”“女儿”可爱的故事,那样的场景总是莫名其妙地治愈着我。

  对这些空巢老人们来说,儿女长大了都各自奔赴未来去了,一辈子摸爬滚打终于等到儿女跑的飞快翅膀硬的时候了,可他们年迈的身体却再也趟不过那条名为岁月的河。追不上儿女了……

  于是狗狗们代替着不够孝敬的我们陪伴着孤单的父母,老人们叫“狗儿子”的时候,眼睛里亮亮的,仿佛抱在怀里的真的是一个会长大的孩子。

  我于是在心里决定,以后离开家了一定要给父母养狗养猫,陪伴他们,给他们冷清的家里,添一丝鸡飞狗跳的热闹与温情。

  

  俺的狗儿子

  96

  西北温柔少女

  0.4

  2019.08.16 17:58

  字数 1410

  我拥有的第一只小宠,是一只灰泰迪妹妹。

  本来在宠物舍,我第一眼看中的是一只泰迪弟弟,黑黑的卷曲的毛。豆子眼,小粉鼻,可爱,想要。

  但是无奈我当时没有经济实力,必须听我麻麻的话,她不喜欢公泰迪,用她的话来说泰迪弟弟就是“整天吊儿郎当,日天日地。”然后我毫无面子的妥协了,抱了另一只灰色的泰迪妹回家。

  那时候我上初中,我的泰迪妹妹在我的淫威之下走的是病娇少女路线,日常粉色蝴蝶结波点衣服两只麻花辫。那一年我的中二之魂熊熊燃烧,我最爱听的一首日文物语歌叫“病名为爱”,于是我给我的泰迪妹妹也取名为“病名为爱”,小名叫病病。

  我的狗妹妹巨温柔,我去哪儿她就去哪,睡觉也要和我一个被窝,我妈因为这件事老是揍它,妹妹也是经常四脚朝天的被踢下床。

  

  汪要陪小铲屎的长大

  病病妹那时候每天接送我读书,现在想想,原来是把我当崽了~

  因为病病在两岁那年遇见了她的爱情,小区里一只中华田园汪,病病为那只英俊的白汪无比疯狂,找准了时机就往门外冲,然后不出意外地生了第一胎。病病有了她亲生的小崽之后,就再也不会接送我上下学了……

  不过我轻易地原谅了她,因为我无论如何都爱病病。小宠的生命不过短短数十载,它们是我们漫漫人生路上的一个过客,而我们却是他们有限的生命里唯一的靠山。

  

  乖崽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因为病病而在学校里一炮而红,因为第一次开家长会的时候,我美术课瞎涂鸦考试不及格,就把病病抱去了……把它抱去了……我当时的班主任和病病四目相对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的病病还一直瞪着老师,死死瞪着( . )仿佛在说:听说就是你上课时候凶我小铲屎的?

  不过这场闹剧很快就结束了,因为班主任在石化了一分钟后马上打发我回家去了。

  一年后我上初中了,在学校住宿了,病病和我妈待在家里。听我妈说我走了以后病病就不爱在家里上窜下跳了,整天乖乖的窝在小窝里碎觉……

  然后第一个周末我背着书包一走进家门,病病就从窝里跳出来跑向我,一路跑一路尿,从卧室尿到客厅最后尿到了我鞋上。那天我妈破天荒没有揍它,我妈说可能是病病想我了,我觉得它一定是见到我激动的尿了。

  

  别哭 我在

  病病像是一个小孩子,很多情绪,也很粘人。它在我们家长到了十岁半时,去了汪星。病病是老死的,那个时候它掉毛很严重,眼睛也看不见了,一天到晚只知道睡觉,直到有一天夜晚,它呜呜呜地一直躺在我的床下叫,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我于是下床把它搂在怀里,抱着它坐在沙发上看《猫和老鼠》的动画片,病病眼泪汪汪地看着我,后半夜的时候在我怀里安静地去了汪星。

  我妈妈是很开明的人,我爸爸是个粗线条的直男,他们都不介意病病死在我们家里,第二天我爸爸还骑着家里的自行车陪我把病病葬在了一条小河边。我把我给病病买的小发夹,蝴蝶结,还有病病最爱的毛线团都放在病病躺着的木盒子里一起葬了,这是我给病病去汪星的嫁妆。

  

  去了那里 不要想我

  现在我常常看到公园里有老太太老头牵着小狗崽溜溜哒哒,脸上是得意的神色。我常常站在她们旁边看大妈们聊天唠嗑,听她们说自己的“儿子”“女儿”可爱的故事,那样的场景总是莫名其妙地治愈着我。

  对这些空巢老人们来说,儿女长大了都各自奔赴未来去了,一辈子摸爬滚打终于等到儿女跑的飞快翅膀硬的时候了,可他们年迈的身体却再也趟不过那条名为岁月的河。追不上儿女了……

  于是狗狗们代替着不够孝敬的我们陪伴着孤单的父母,老人们叫“狗儿子”的时候,眼睛里亮亮的,仿佛抱在怀里的真的是一个会长大的孩子。

  我于是在心里决定,以后离开家了一定要给父母养狗养猫,陪伴他们,给他们冷清的家里,添一丝鸡飞狗跳的热闹与温情。

  

  俺的狗儿子

  我拥有的第一只小宠,是一只灰泰迪妹妹。

  本来在宠物舍,我第一眼看中的是一只泰迪弟弟,黑黑的卷曲的毛。豆子眼,小粉鼻,可爱,想要。

  但是无奈我当时没有经济实力,必须听我麻麻的话,她不喜欢公泰迪,用她的话来说泰迪弟弟就是“整天吊儿郎当,日天日地。”然后我毫无面子的妥协了,抱了另一只灰色的泰迪妹回家。

  那时候我上初中,我的泰迪妹妹在我的淫威之下走的是病娇少女路线,日常粉色蝴蝶结波点衣服两只麻花辫。那一年我的中二之魂熊熊燃烧,我最爱听的一首日文物语歌叫“病名为爱”,于是我给我的泰迪妹妹也取名为“病名为爱”,小名叫病病。

  我的狗妹妹巨温柔,我去哪儿她就去哪,睡觉也要和我一个被窝,我妈因为这件事老是揍它,妹妹也是经常四脚朝天的被踢下床。

  

  汪要陪小铲屎的长大

  病病妹那时候每天接送我读书,现在想想,原来是把我当崽了~

  因为病病在两岁那年遇见了她的爱情,小区里一只中华田园汪,病病为那只英俊的白汪无比疯狂,找准了时机就往门外冲,然后不出意外地生了第一胎。病病有了她亲生的小崽之后,就再也不会接送我上下学了……

  不过我轻易地原谅了她,因为我无论如何都爱病病。小宠的生命不过短短数十载,它们是我们漫漫人生路上的一个过客,而我们却是他们有限的生命里唯一的靠山。

  

  乖崽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因为病病而在学校里一炮而红,因为第一次开家长会的时候,我美术课瞎涂鸦考试不及格,就把病病抱去了……把它抱去了……我当时的班主任和病病四目相对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的病病还一直瞪着老师,死死瞪着( . )仿佛在说:听说就是你上课时候凶我小铲屎的?

  不过这场闹剧很快就结束了,因为班主任在石化了一分钟后马上打发我回家去了。

  一年后我上初中了,在学校住宿了,病病和我妈待在家里。听我妈说我走了以后病病就不爱在家里上窜下跳了,整天乖乖的窝在小窝里碎觉……

  然后第一个周末我背着书包一走进家门,病病就从窝里跳出来跑向我,一路跑一路尿,从卧室尿到客厅最后尿到了我鞋上。那天我妈破天荒没有揍它,我妈说可能是病病想我了,我觉得它一定是见到我激动的尿了。

  

  别哭 我在

  病病像是一个小孩子,很多情绪,也很粘人。它在我们家长到了十岁半时,去了汪星。病病是老死的,那个时候它掉毛很严重,眼睛也看不见了,一天到晚只知道睡觉,直到有一天夜晚,它呜呜呜地一直躺在我的床下叫,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我于是下床把它搂在怀里,抱着它坐在沙发上看《猫和老鼠》的动画片,病病眼泪汪汪地看着我,后半夜的时候在我怀里安静地去了汪星。

  我妈妈是很开明的人,我爸爸是个粗线条的直男,他们都不介意病病死在我们家里,第二天我爸爸还骑着家里的自行车陪我把病病葬在了一条小河边。我把我给病病买的小发夹,蝴蝶结,还有病病最爱的毛线团都放在病病躺着的木盒子里一起葬了,这是我给病病去汪星的嫁妆。

  

  去了那里 不要想我

  现在我常常看到公园里有老太太老头牵着小狗崽溜溜哒哒,脸上是得意的神色。我常常站在她们旁边看大妈们聊天唠嗑,听她们说自己的“儿子”“女儿”可爱的故事,那样的场景总是莫名其妙地治愈着我。

  对这些空巢老人们来说,儿女长大了都各自奔赴未来去了,一辈子摸爬滚打终于等到儿女跑的飞快翅膀硬的时候了,可他们年迈的身体却再也趟不过那条名为岁月的河。追不上儿女了……

  于是狗狗们代替着不够孝敬的我们陪伴着孤单的父母,老人们叫“狗儿子”的时候,眼睛里亮亮的,仿佛抱在怀里的真的是一个会长大的孩子。

  我于是在心里决定,以后离开家了一定要给父母养狗养猫,陪伴他们,给他们冷清的家里,添一丝鸡飞狗跳的热闹与温情。

  

  俺的狗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