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介 软侬吴语松江好

  • 日期:08-29
  • 点击:(1291)


  新书推介 | 软侬吴语松江好

  《软侬吴语松江好》

  上海市松江区地方志办公室 编,盛济民 著

  2019-5,定价:68.00元

  ISBN:978-7-5326-5334-8

  内容简介

  本书由370多篇雅趣短文组成,娓娓详解松江方言词语,纠正以往志书错误注解,考证疏解松江区内地名和植物名,精准诠释俗谚内容,融知识性、思想性、趣味性于一体。

  作者简介

  盛济民,1951年生,上海市人。1977年考入上海师范学院分院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松江一中担任高中语文教师。后考入华东师范大学,获文学硕士学位。受上海及松江本土文化影响,从青年时代起,便喜欢松江土话俗语。曾在《新民晚报·夜光杯》等专栏发表上海方言、松江方言研究文章,在各类媒体发表系列文章300余篇,并著有《学说松江话》。

  编辑推荐

  方言是一方人民对生活、社会、自然的独特感悟,是乡情乡俗、经验教训、喜怒哀乐的积淀,更是一份厚重的文化遗产。除生活常用语之外,松江方言中还包含大量的谚语、俗成语、歇后语、民歌童谣等。这些话经长年传诵、千锤百炼而不断丰富起来,凝集着广大劳动人民丰富的智慧,反映了人民群众的生活经验和思想感情。

  前言

  松江话,上海方言的坚实根基,软侬吴语的重要分支,璀璨的江南文化的多彩棱镜。千百年来,勤劳聪明的松江人民世世代代生活于九峰三泖,他们对自然对生活对社会的独特感悟,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他们的乡情乡俗、经验教训、喜怒哀乐等等,都积淀在松江方言里,构成一份极为厚重的文化遗产,那语音,至今仍十分亲切,那词汇,绝大部分至今仍鲜活如故。

  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云:“中国的文化保存在语言中。”松江方言中,除了生活常用语之外,还有大量的谚语、俗成语、歇后语、民歌童谣等,这些松江历代人民群众口头创作的现成话,经长年传诵、千锤百炼而不断丰富起来,凝集着广大劳动人民丰富的智慧,反映了人民群众的生活经验和思想感情;其中不少是新世纪新生活所产生的新的群众语汇,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这些松江本土的俗语俚谚,简明凝练,寓意深刻,反映了人民群众对客观事物的认识,记录着人类生活生产的经验和人们对待、处理事物的方法,是民间文学百花丛中姹紫嫣红的思维之花,是松江传统优秀文化中绚丽多姿的瑰宝,是极为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多年来,我在向方言专家们求教时常有所悟,阅读方言和文学著作时常有所思,与松江亲朋好友“嘎讪胡”时则常有所记,根据积累起来的资料先后撰写了数百篇关于松江方言的短文,这些文章陆续发表在《松江报》《松江政协》《松江档案》等刊物上。现将这些文章汇编成书,献给喜爱松江话的读者们。

  精彩书摘

  装湖羊

  明末清初时,松江乡间曾有一个姓庄的汉子。那庄汉从小父母双亡,是祖母含辛茹苦,一手将他带大。祖孙俩缺衣少食,相依为命。庄汉稍稍长大,便到一户财主家当了一名羊倌。几年下来,庄汉风里来雨里去,给财主放羊,不仅练就了一手放羊的好本领,而且还摸透了羊的一切习性和脾气。尤其令人叫绝的是,庄汉模仿头羊的叫唤声惟妙惟肖,放羊时,只要庄汉一声叫唤,群羊就会乖乖地跟着他跑。在羊群里,庄汉俨然就是一只头羊。于是,当地人就送了他一个诨名叫“庄湖羊”。(松江地方羊种主要来自浙江湖州,湖州羊俗称“湖羊”)

  到得二十来岁,“庄湖羊”的祖母得了重病。为了给祖母治病,他向亲友和左邻右舍借了一些钱,然而,不久祖母即不治而亡。安葬了祖母后,“庄湖羊”便只身来到浙江湖州,凭着一技之长为大户人家放羊,打算赚些钱后回来还债。

  一晃三年过去了。这一年中秋之夜,“庄湖羊”望月顾影,不禁起了恋乡之情,再说,家乡的祖坟也该去祭扫了。主人见“庄湖羊”思乡落泪,遂答应让他回乡,临别时,又特意送上一公一母一对湖羊,希望他精心饲养,经营持家。

  “庄湖羊”回乡后,自搭茅屋栖身,早晚放牧湖羊,三年后居然有了一大群湖羊,卖羊攒钱,日子也一天天地红火起来了。然而,此时有了钱的“庄湖羊”早已把当年借钱举债的事忘了个精光,也许他根本就不打算还清这些债务了。

  亲友和昔日的老邻居看到“庄湖羊”过上了好日子,琢磨着他肯定已攒了不少钱,便一齐上门来向他讨债。“庄湖羊”见忽然来了那么多债主,吓得一下子跑进羊圈,在羊群里躲了起来。

  债主们一起喊叫,要“庄湖羊”出来。情急之下,“庄湖羊”使出了看家本领,装作头羊捏住鼻子大叫一声“咩”,其他湖羊听得“庄湖羊”这只头羊在叫“咩”,便“咩、咩”地跟着齐声叫唤起来!那场面顿时显得有点尴尬。

  这时候,人群中有位尊长站出来打圆场说:“看来他还是没有钱。你们听,他那些羊不是都在叫‘呒没(咩)、呒没(咩)’吗?既然呒没钱,劝众位债主,看他从小可怜,大家权当做好事,免了吧!”大伙儿一想,这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再说当年借出去的钱也不多,只当施舍行善,再也不来讨了,众人随即各自回家。

  不过,自此以后,“庄湖羊”这诨名便被写作了“装湖羊”“装胡羊”,知道“庄湖羊”其人其事者一看就明白,这“湖、胡”乃“糊涂”之“糊”、“羊”乃“佯装”之“佯”,“装湖(胡)羊”其实就是假装糊涂、装戆装佯、装傻充愣!

  饭泡粥

  “饭泡粥”,这词儿人们大约都不会觉得陌生。在松江话里,说话罗嗦、令人讨厌,叫“饭泡粥”;而那种唠三叨四、说话平淡寡味却又不着要点的人,亦称之为“饭泡粥”。例如:

  (1)伊格个人闲话多得来,真是饭泡粥。

  (2)伊拉朋友像《大话西游》里厢格唐僧一样,勿要太饭泡粥哦。

  (3)俗话讲“好曲子勿唱三遍”,所以,家长教育子女也勿好常庄“饭泡粥”。

  “饭泡粥”一词,清末民初便已流行于苏浙沪闾巷。近人徐珂所撰《清稗类钞》即采有俚谚“闲话多仔饭泡粥”,并解释说,“闲话,言语也。饭自饭,粥自粥,以饭泡粥,则既不成饭,又不成粥,喻人之语多无用也”。

  细细品味起来,人们会发现,组成方言词“饭泡粥”的三个字个个都很生动有趣。“饭泡粥”的“饭”与松江话“烦”谐音,你想,听喋喋不休的人说话,谁不心烦?“饭泡粥”的“泡”意谓兑水冲煮,你想,一番话水分多多,谁不生厌?“饭泡粥”的“粥”与“作天作地”的“作”同音,你想,听人“笃笃笃笃”说个不停就像是被人在“作”,谁不头疼?

  新书推介 | 软侬吴语松江好

  供稿:裴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