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大掌,有一种温暖的安全感……

  • 日期:08-29
  • 点击:(746)


  小说:他的大掌,有一种温暖的安全感……

  大堂上。

  国相一踏入大堂就向瑜王行礼。原本在朝堂上不共戴天的两人,今日却是另幅景象。

  “王爷千岁……”

  “王爷千岁……”

  “外父免礼!”这是第一次瑜王如此称呼国相。

  随国相一同前来的是楚凌寒母亲。照理,她这身份不应登入大堂。此时堂下低头就坐。

  “晌午,楚姬告我其母病重。因处理边境军务,故未一同前来,请外父海涵。”

  国相一怔,而后笑言,“军务重要。”

  “外父,这是我府中上好药材,望对楚姬母亲之病有所帮助。”

  “瑜王费心了。”

  小厮从占师手中接过药匣。

  此时楚凌寒走入大堂,看到下座面带和善却毫无血色面泛青黄的夫人。

  “母亲。”楚凌寒走过去,握住双手。

  楚凌寒母亲抬头,看着眼前的楚凌寒。

  “凌寒啊,身子可好?”

  “好!好!母亲身子可好?听到您病重,女儿甚是担心。”

  国相一声咳嗽,打乱这氛围。楚凌寒母亲也跟着咳嗽。

  “咳疾,无碍。”

  又是咳疾?楚凌寒已知,母亲命不久矣。双手的皮肤摸上已无实感。这感觉,在裴灵鸢外婆去世前就感受过,无法忘记。

  “对了。凌寒。母亲这里有些首饰,你拿着。秀儿……”

  楚凌寒母亲从秀儿手里接过匣盒,亲手交给楚凌寒,重重地捏着她的手。

  “母亲……”楚凌寒眼里噙着泪。

  看了眼堂上的国相,“凌寒啊,我不在你身边也无法照顾你。玲珑这丫头,机灵。以后就跟着你吧。”

  楚凌寒楞了楞,“好。”

  临走,楚凌寒母亲想要送出门,无奈自己身份低微。

  “哎哟,我听说瑜王来了,人呢?”说话的正是国相夫人。

  “走了。”国相说着。

  “哼……”国香夫人指着堂下。“贱人!我这外母还没见瑜王,你杵在这儿算甚?”楚凌寒母亲咳嗽着。“一天到晚咳咳咳,你这贱人早点死才好呢!”

  “小遥,你回屋歇着去吧。”

  相府外。

  瑜王突要牵手楚凌寒,扶她上车。

  “谢王爷。”

  此时却伸出一只手要拿楚凌寒手里的匣盒。

  转头一看,是一旁的珑儿。

  “我自己拿!”

  “是!”珑儿悻悻退至一旁。

  当楚凌寒手放入瑜王的大掌上,一种温暖的安全感袭身。瑜王却感受到的是一只汗湿的手,还略有发抖。楚凌寒刚才的恐惧紧张疑惑还未全身褪去,背后的伤痛已开始折磨她。

  车内,楚凌寒与瑜王。

  “怕我?”

  “没!”

  实质,此刻楚凌寒开始身体不适,有些神志不清。换做它时,不会如此回话。

  两人在车内闭目养神。

  期间瑜王睁眼看向一侧的楚凌寒。红艳外衣让那张脸显得煞白。经历过沙场的他对那种味道再熟悉不过。血腥味!是的!定睛,隐约看到楚凌寒背后外衣红白相间处,被几抹不协调的红色渲染了。

  而楚凌寒此刻睁不开眼,感觉着背后有液体在流着,疼痛加剧。还好手中有个匣盒可以抓着。心中祈祷着快点回到瑜王府。

  王府门口,医圣和清莲已等在那儿。

  楚凌寒下车强打精神,向刚下马的占师行礼道,“占师。”

  占师回礼,“夫人多礼了,有事请吩咐就是。”

  “珑儿。”楚凌寒唤着。“占师。这是母亲让我带在身边的丫头。虽在国相府做过事,可瑜王府毕竟不同于国相府,怕她坏了规矩。还请劳烦占师差回丫头房多教调些日子。”

  “夫人,请放心。”

  此时,瑜王已在和医圣聊着甚,并未理会楚姬。

  “清莲,陪我回房。”

  清莲走向楚凌寒,发现异样。“夫人……”

  “莫说话。”楚凌寒紧紧依靠着清莲作支撑。悄悄对清莲道,“只管走路。回房后打盆热水。”

  “是。”

  刚踏进外屋,楚凌寒就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恰好此时,医圣赶了过来。

  “甚?中毒?”医圣诊脉后告知,清莲惊讶地大叫。

  又一次感觉堕入黑洞般。耳边传来凶猛神兽的阵阵嚎叫声。突然眼前现出一片片血色,一个个人倒在那血泊中,想要去救,自身却不得动弹。画面一转,裴灵鸢意识到自己再一次陷入楚凌寒的梦魇中。醒不过来,思考不了,硬生生地被耳边和眼前各种凄惨折磨着。

  身上犹如被千万只蚂蚁噬着骨,走遍全身,想挠却无处可挠。接着疼痛蔓延,每蔓延到一处像是被灼烧一般,痛到呼吸困难。不久,身上某种液体流淌,这液体所经之处被撕扯着,就像全身筋骨被拆又重新拼凑,犹如身在地狱之中。心欲反抗,身体却无力。试着睁开眼,只见眼前的布景重叠成好几个影子。试着喊叫,嘴却像是被封了口般。

  渐渐地,一股危险的气息逼近。清晰感受到脖子上被架上了一把利刃,冰凉冰凉的,分不清那是铁锈味还是血腥味,浓重地围绕在周围。不知何故,内心却没有想要挣扎的欲念,似是面临审判一般。昏沉中,那股气息悄悄褪去,疼痛未消失反而变本加厉啃噬着那身体。忽的,被一种气息包围,静静地、暖暖地,那疼痛似是被这不知从何而来的温暖给融化了。就这样,睡了过去。

  吱呀……门被人推了进来。

  眼肿地厉害睁不开,扯着干疼的嗓子,费力地喊着,“清莲……”

  这俩字刚蹦出一半,只听得水盆“嗙啷嘡”一声掉落在地。

  “夫人,您醒了。”

  清莲惊讶又惊喜的声音传入耳中。可并未听清莲得走进,只听得脚步急促地远去声。

  楚凌寒深深吐了口气,“水……”

  不知又昏睡多久,终听得来人的脚步声。

  “夫人,医圣来了。”

  “水……”

  清莲突然反应过来,慌忙地去倒水。

  楚凌寒趴在床,甚是难受,喝水喝得也不痛快。本想再来一杯。

  “夫人,不可多饮,先让老夫为您诊脉。”

  “嗯。”

  “夫人,您现身体虚弱,又有伤在身,不可劳神。先静养几日。”医圣察觉楚凌寒想要说什么,先打断了。

  “嗯,有劳医圣……”不知这句话有未说完整还是半意识的梦呓,楚凌寒再一次昏睡了去。

  更新确实有点慢。若真喜欢,建议加入书架,养肥了再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