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你我素无芥蒂,你非要和我过不去

  • 日期:08-28
  • 点击:(588)


  2019 哒哒故事汇

  

  播讲/蓝天

  24

  汤君良听完电话走过来坐下,十分客气地说:“罗小姐想喝点什么?”

  罗圣梅道:“我客随主便。”

  汤君良一笑:“我已经为你要了鲜榨白兰瓜汁和一些水果。”

  罗圣梅愣了一下,心想,这肯定又是沈燕妮为汤君良提供的情报,否则,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喜欢喝白兰瓜汁?而实际上,她已经差不多有一年没喝这种东西了,她怎么可能有时间坐在酒吧间等服务生为她现场榨汁?

  没一会,服务生送东西到桌上,除了白兰瓜汁,还有罗圣梅喜欢的杉竹、菠萝丁、橙柳等水果。

  汤君良说:“喜欢什么就随意吧。”

  罗圣梅道:“看来你是有备而来。”

  汤君良说:“不打无准备之仗,我愿意为我尊敬的人做任何事情。”

  罗圣梅一笑:“汤先生,我们都不需要遮遮掩掩,为了今天的见面,你做了很多准备,所以就不要浪费时间,想说什么就就说吧。”

  汤君良也一笑:“你这么说我能理解,这和你的职业有关。我不妨解释一下,沈燕妮小姐和我是生意场上的朋友。她的公司曾经为我的公司作过很漂亮的策划,我的公司周年庆祝,也是沈小姐为我们操办了很有质量的大型文艺晚会。今天的见面,也是沈小姐刻意安排,着力促成,否则我就不可能有这种机会和罗小姐幸运地坐在一起共度这个美好的晚上。我觉得你不应该考虑我的其它身份,你只把我当成一个男人就行了,我们的见面是纯粹个人性的男女之约,我这么说你同意吗?”

  罗圣梅道:“这么说,汤先生是为了爱情而来?”

  汤君良说:“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力。”

  罗圣梅冷不防像男人一样大笑起来:“有句成语叫作椽木求鱼,你听说过吗?”

  汤君良说:“我知道有些事情可为之而为,可我还知道有些事情不可为之也要为,所谓柳暗花明峰回路转,曲径通幽嘛。”

  罗圣梅道:“如你所说,所有的一厢情愿都会如愿以偿?”

  汤君良一笑:“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我知道成事在人谋事在天,事在人为呀。”

  罗圣梅道:“你的事在人为和胆大妄为有什么区别吗?”

  汤君良脸色一沉:“罗队长,你我素无芥蒂,你非要和我过不去,这有点太不够朋友了吧?”

  罗圣梅站起来:“这才是你最想说的话。可是,自古冰炭不同炉,猫和老鼠会成为朋友吗?那只是神话故事里才有的情节。”话音刚落,她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走到一边听电话,电话是林凯打来的,问她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回去?

  罗圣梅说她马上就回去,然后转身就往外走……

  汤君良在身后说道:“罗队长,你的包忘了拿。”

  罗圣梅回身,看见汤君良手里正拿着她的包。

  罗圣梅接过包说:“山不转水转,我们肯定会再见面的。”

  汤君良很有风度地一笑:“我知道。”

  回到警队,林凯正在办公室等她。

  林凯说:“弟兄们这几天马不停蹄,昼夜兼程,收获很大。”

  罗圣梅道:“你坐下说吧。”

  林凯说:“2000年7月,市法院组团去美国考察,在考察团成员中,竟然有汤君良,身份是怀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秘书科科长。”

  罗圣梅瞪大眼睛:“是熊铁辉帮他办的?”

  林凯说:“不是熊铁辉还有谁?”

  罗圣梅道:“胆子也太大了,竟然让上一名罪犯冒充法官?”

  林凯继续说:“2000年11月,鸿凯公司和云海公司发生经济纠纷,云海公司一纸诉状把汤君良告上法庭。按此案的标的额,应属区法院受理,但熊铁辉却将案子“调案判决。明明应该由汤君良向云海公司作出经济赔偿,结果云海公司却被判赔偿汤君良55万人民币。

  还有,2001年5月,汤君良突然成为中国致公党怀安市直属支部主委,而熊铁辉是怀安市致公党主委,这其中奥妙不言自明。2002年8月14日,汤君良拿到了商业街东段的土地开发使用权,马上进行拆迁,拆迁地段内的东升公司因拆迁赔偿费太低而不肯搬迁,第二天公司就被砸得一塌糊涂,怀安日报对这件事进行了报道,可转天东升公司又在报纸上发出更正声明,并向鸿凯公司道歉,为鸿凯公司正名,当记者再去采访东升公司经理时,经理对记者说,你就饶了我吧。”

  本文为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阅读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微信公共号:tjbhdushi

  

  播讲/蓝天

  24

  汤君良听完电话走过来坐下,十分客气地说:“罗小姐想喝点什么?”

  罗圣梅道:“我客随主便。”

  汤君良一笑:“我已经为你要了鲜榨白兰瓜汁和一些水果。”

  罗圣梅愣了一下,心想,这肯定又是沈燕妮为汤君良提供的情报,否则,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喜欢喝白兰瓜汁?而实际上,她已经差不多有一年没喝这种东西了,她怎么可能有时间坐在酒吧间等服务生为她现场榨汁?

  没一会,服务生送东西到桌上,除了白兰瓜汁,还有罗圣梅喜欢的杉竹、菠萝丁、橙柳等水果。

  汤君良说:“喜欢什么就随意吧。”

  罗圣梅道:“看来你是有备而来。”

  汤君良说:“不打无准备之仗,我愿意为我尊敬的人做任何事情。”

  罗圣梅一笑:“汤先生,我们都不需要遮遮掩掩,为了今天的见面,你做了很多准备,所以就不要浪费时间,想说什么就就说吧。”

  汤君良也一笑:“你这么说我能理解,这和你的职业有关。我不妨解释一下,沈燕妮小姐和我是生意场上的朋友。她的公司曾经为我的公司作过很漂亮的策划,我的公司周年庆祝,也是沈小姐为我们操办了很有质量的大型文艺晚会。今天的见面,也是沈小姐刻意安排,着力促成,否则我就不可能有这种机会和罗小姐幸运地坐在一起共度这个美好的晚上。我觉得你不应该考虑我的其它身份,你只把我当成一个男人就行了,我们的见面是纯粹个人性的男女之约,我这么说你同意吗?”

  罗圣梅道:“这么说,汤先生是为了爱情而来?”

  汤君良说:“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力。”

  罗圣梅冷不防像男人一样大笑起来:“有句成语叫作椽木求鱼,你听说过吗?”

  汤君良说:“我知道有些事情可为之而为,可我还知道有些事情不可为之也要为,所谓柳暗花明峰回路转,曲径通幽嘛。”

  罗圣梅道:“如你所说,所有的一厢情愿都会如愿以偿?”

  汤君良一笑:“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我知道成事在人谋事在天,事在人为呀。”

  罗圣梅道:“你的事在人为和胆大妄为有什么区别吗?”

  汤君良脸色一沉:“罗队长,你我素无芥蒂,你非要和我过不去,这有点太不够朋友了吧?”

  罗圣梅站起来:“这才是你最想说的话。可是,自古冰炭不同炉,猫和老鼠会成为朋友吗?那只是神话故事里才有的情节。”话音刚落,她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走到一边听电话,电话是林凯打来的,问她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回去?

  罗圣梅说她马上就回去,然后转身就往外走……

  汤君良在身后说道:“罗队长,你的包忘了拿。”

  罗圣梅回身,看见汤君良手里正拿着她的包。

  罗圣梅接过包说:“山不转水转,我们肯定会再见面的。”

  汤君良很有风度地一笑:“我知道。”

  回到警队,林凯正在办公室等她。

  林凯说:“弟兄们这几天马不停蹄,昼夜兼程,收获很大。”

  罗圣梅道:“你坐下说吧。”

  林凯说:“2000年7月,市法院组团去美国考察,在考察团成员中,竟然有汤君良,身份是怀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秘书科科长。”

  罗圣梅瞪大眼睛:“是熊铁辉帮他办的?”

  林凯说:“不是熊铁辉还有谁?”

  罗圣梅道:“胆子也太大了,竟然让上一名罪犯冒充法官?”

  林凯继续说:“2000年11月,鸿凯公司和云海公司发生经济纠纷,云海公司一纸诉状把汤君良告上法庭。按此案的标的额,应属区法院受理,但熊铁辉却将案子“调案判决。明明应该由汤君良向云海公司作出经济赔偿,结果云海公司却被判赔偿汤君良55万人民币。

  还有,2001年5月,汤君良突然成为中国致公党怀安市直属支部主委,而熊铁辉是怀安市致公党主委,这其中奥妙不言自明。2002年8月14日,汤君良拿到了商业街东段的土地开发使用权,马上进行拆迁,拆迁地段内的东升公司因拆迁赔偿费太低而不肯搬迁,第二天公司就被砸得一塌糊涂,怀安日报对这件事进行了报道,可转天东升公司又在报纸上发出更正声明,并向鸿凯公司道歉,为鸿凯公司正名,当记者再去采访东升公司经理时,经理对记者说,你就饶了我吧。”

  本文为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阅读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微信公共号:tjbhd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