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出轨

  • 日期:08-04
  • 点击:(1399)




  夜深了,下午喝了两杯茶的朱丽在这应该沉睡的夜里却越发清醒,她想起上周骗丈夫和同事聚餐实则是与另一位男人共度晚餐的事,在察觉那个小帅哥对她有了真正的情意后,朱丽吓得赶忙把对方拉黑了,这会朱丽心里庆幸的想,还好只加了微信,不然打电话来骚扰可怎么办,朱丽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怕对方对她动真感情。

  看着身旁熟睡的丈夫,朱丽皱了皱眉,自己的丈夫仿佛是个木鱼脑子,不管平时如何的暗示,他总是能看着她不明所以,这让朱丽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完全没了魅力。

  好在那个男人又给了她自信,自从对朱丽发出攻势那天起,他总是体贴的在公司楼下等她,给她送漂亮首饰,时不时给她买她说过的爱吃的,下班路上和她谈天说地,朱丽摸着手上他送的手链想到,在寡淡得像白水一样的生活中,有这么个男人作为枯燥生活的调剂品,似乎也不错。

  朱丽觉得自己与丈夫已经无话可谈,甚至不止一次想要离婚,她们的感情从最开始只能算是勉强合适的婚姻,丈夫是表哥介绍的相亲对象,相得还行,对方人很实诚,相对的就是比较木讷,一开始饭后还会带着她出门散步,后来彼此熟悉后周末竟然让她自己出门逛街去,天知道女生哪会喜欢一个人去逛街啊,男人的脑回路总是这么清奇。

  在和丈夫结婚前,朱丽有很多任男朋友,对于现在的丈夫这只是跟以前男朋友一样随便谈谈的心态,结果她的木鱼丈夫,送给她一把梳子后,就硬是没想过要离开她,硬是晚上回家晚了都去亲自接,生活中被他塞得无孔不入,朱丽连发掘新对象的机会都没有,有一次朱丽忍无可忍的问,你为什么要把我逼得这么紧,当时还是男朋友的丈夫摸着脑袋说,啊?我只是觉得你都接受了我的梳子,我理应对你好才对,你回来晚了不安全。

  朱丽愣了一愣,想起梳子的含义是定情,心里翻着白眼想说,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这些,这句话在心中转了半天没转出来,似乎觉得这个傻乎乎的男朋友还有点意思。

  朱丽和丈夫结婚纯属偶然,当时他说,我觉得我俩得买个房,可是我一个人钱不够,我俩领个证吧,这样不管你出多少都是我俩共同财产了,朱丽想着,这人甩又甩不掉,结婚就结婚吧,反正结了婚也可以离婚的,就这样,朱丽就毫无准备的嫁给了这人。

  想起那把丑得不行的梳子,丈夫貌似已经两三年没给自己买过像样的礼物了,有一次说了好久想要个包,硬是被丈夫忘到了脑后,等丈夫想起的时候,朱丽已经瘪着嘴说不想要了,丈夫摸着脑袋觉得女人真奇怪,朱丽想,哪个女生不想要浪漫和刺激啊!

  朱丽叹了一口气,觉得当初还是太快了,应该多玩两年的,现在买了房,成了房奴,辞职都不敢了呢,这时候朱丽转头看了看丈夫,发现他好像很疲惫,是了呢,他最近都在加班,白头发也多了好多根,即便难得不加班,还要给她做好几个好菜改善生活。

  自从开始还房贷,距今已经三年了,似乎他压力更大了,原本在职场不爽就爱拍屁股走人的他,也学会了咬牙硬撑了呢!

  朱丽想起来大姨妈的时候,木鱼丈夫忍着烫给她拎干热毛巾,毛巾到肚子上的时候烫得朱丽不敢去摸,丈夫总说,这样你应该会舒服些。

  在对方案烦恼得不像话的时候,丈夫总会默默的给她端来一盘水果,用拧好的毛巾给她擦擦脸,时间充裕的情况下,还会帮忙翻阅相关资料帮助她。

  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他的影子了呢?朱丽不知道。

  朱丽想起上周和那个男人的约会,对方亲她的时候咬了她一口,她气得甩了对方一巴掌,事后一直在想为什么要生气,现在想想,大概自己也是害怕丈夫知道的吧!是怕丈夫吗?好像更多的是怕丈夫失望和受伤吧,或许更怕的,是生活中没有了这条木鱼。

  刺激浪漫,似乎得到了也是索然无味呢,朱丽摸着手链想着,如果真的走入了热恋是怎么样?大概自己还是觉得无聊吧,谈恋爱不就是那么点破事吗?最后的结果不是结婚就是分手,果然岁数大了就更加佛系了,似乎刺激和浪漫都只是有一点点的波动了一样,啊,生活啊,总是会有平凡的时候啊!

  朱丽摸了摸丈夫的手,那双手很自然的抓紧了她,似乎这个傻乎乎的男人,也是很体贴的样子,就像酷热的时候,喝到的那杯凉白开。

  既定轨道以外的刺激和浪漫,就好比饮料,喝起来很爽,可是总是比不上白开水解渴。

  朱丽把手链摘下,放进了垃圾桶里,感觉夜更深了,该睡觉了,她窝进了丈夫怀里,似乎有些安心的感觉,恍惚中便睡了过去。

  文 | 南梅

  96

  南山梅

  2019.07.31 09:17

  字数 1699

  夜深了,下午喝了两杯茶的朱丽在这应该沉睡的夜里却越发清醒,她想起上周骗丈夫和同事聚餐实则是与另一位男人共度晚餐的事,在察觉那个小帅哥对她有了真正的情意后,朱丽吓得赶忙把对方拉黑了,这会朱丽心里庆幸的想,还好只加了微信,不然打电话来骚扰可怎么办,朱丽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怕对方对她动真感情。

  看着身旁熟睡的丈夫,朱丽皱了皱眉,自己的丈夫仿佛是个木鱼脑子,不管平时如何的暗示,他总是能看着她不明所以,这让朱丽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完全没了魅力。

  好在那个男人又给了她自信,自从对朱丽发出攻势那天起,他总是体贴的在公司楼下等她,给她送漂亮首饰,时不时给她买她说过的爱吃的,下班路上和她谈天说地,朱丽摸着手上他送的手链想到,在寡淡得像白水一样的生活中,有这么个男人作为枯燥生活的调剂品,似乎也不错。

  朱丽觉得自己与丈夫已经无话可谈,甚至不止一次想要离婚,她们的感情从最开始只能算是勉强合适的婚姻,丈夫是表哥介绍的相亲对象,相得还行,对方人很实诚,相对的就是比较木讷,一开始饭后还会带着她出门散步,后来彼此熟悉后周末竟然让她自己出门逛街去,天知道女生哪会喜欢一个人去逛街啊,男人的脑回路总是这么清奇。

  在和丈夫结婚前,朱丽有很多任男朋友,对于现在的丈夫这只是跟以前男朋友一样随便谈谈的心态,结果她的木鱼丈夫,送给她一把梳子后,就硬是没想过要离开她,硬是晚上回家晚了都去亲自接,生活中被他塞得无孔不入,朱丽连发掘新对象的机会都没有,有一次朱丽忍无可忍的问,你为什么要把我逼得这么紧,当时还是男朋友的丈夫摸着脑袋说,啊?我只是觉得你都接受了我的梳子,我理应对你好才对,你回来晚了不安全。

  朱丽愣了一愣,想起梳子的含义是定情,心里翻着白眼想说,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这些,这句话在心中转了半天没转出来,似乎觉得这个傻乎乎的男朋友还有点意思。

  朱丽和丈夫结婚纯属偶然,当时他说,我觉得我俩得买个房,可是我一个人钱不够,我俩领个证吧,这样不管你出多少都是我俩共同财产了,朱丽想着,这人甩又甩不掉,结婚就结婚吧,反正结了婚也可以离婚的,就这样,朱丽就毫无准备的嫁给了这人。

  想起那把丑得不行的梳子,丈夫貌似已经两三年没给自己买过像样的礼物了,有一次说了好久想要个包,硬是被丈夫忘到了脑后,等丈夫想起的时候,朱丽已经瘪着嘴说不想要了,丈夫摸着脑袋觉得女人真奇怪,朱丽想,哪个女生不想要浪漫和刺激啊!

  朱丽叹了一口气,觉得当初还是太快了,应该多玩两年的,现在买了房,成了房奴,辞职都不敢了呢,这时候朱丽转头看了看丈夫,发现他好像很疲惫,是了呢,他最近都在加班,白头发也多了好多根,即便难得不加班,还要给她做好几个好菜改善生活。

  自从开始还房贷,距今已经三年了,似乎他压力更大了,原本在职场不爽就爱拍屁股走人的他,也学会了咬牙硬撑了呢!

  朱丽想起来大姨妈的时候,木鱼丈夫忍着烫给她拎干热毛巾,毛巾到肚子上的时候烫得朱丽不敢去摸,丈夫总说,这样你应该会舒服些。

  在对方案烦恼得不像话的时候,丈夫总会默默的给她端来一盘水果,用拧好的毛巾给她擦擦脸,时间充裕的情况下,还会帮忙翻阅相关资料帮助她。

  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他的影子了呢?朱丽不知道。

  朱丽想起上周和那个男人的约会,对方亲她的时候咬了她一口,她气得甩了对方一巴掌,事后一直在想为什么要生气,现在想想,大概自己也是害怕丈夫知道的吧!是怕丈夫吗?好像更多的是怕丈夫失望和受伤吧,或许更怕的,是生活中没有了这条木鱼。

  刺激浪漫,似乎得到了也是索然无味呢,朱丽摸着手链想着,如果真的走入了热恋是怎么样?大概自己还是觉得无聊吧,谈恋爱不就是那么点破事吗?最后的结果不是结婚就是分手,果然岁数大了就更加佛系了,似乎刺激和浪漫都只是有一点点的波动了一样,啊,生活啊,总是会有平凡的时候啊!

  朱丽摸了摸丈夫的手,那双手很自然的抓紧了她,似乎这个傻乎乎的男人,也是很体贴的样子,就像酷热的时候,喝到的那杯凉白开。

  既定轨道以外的刺激和浪漫,就好比饮料,喝起来很爽,可是总是比不上白开水解渴。

  朱丽把手链摘下,放进了垃圾桶里,感觉夜更深了,该睡觉了,她窝进了丈夫怀里,似乎有些安心的感觉,恍惚中便睡了过去。

  文 | 南梅

  夜深了,下午喝了两杯茶的朱丽在这应该沉睡的夜里却越发清醒,她想起上周骗丈夫和同事聚餐实则是与另一位男人共度晚餐的事,在察觉那个小帅哥对她有了真正的情意后,朱丽吓得赶忙把对方拉黑了,这会朱丽心里庆幸的想,还好只加了微信,不然打电话来骚扰可怎么办,朱丽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怕对方对她动真感情。

  看着身旁熟睡的丈夫,朱丽皱了皱眉,自己的丈夫仿佛是个木鱼脑子,不管平时如何的暗示,他总是能看着她不明所以,这让朱丽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完全没了魅力。

  好在那个男人又给了她自信,自从对朱丽发出攻势那天起,他总是体贴的在公司楼下等她,给她送漂亮首饰,时不时给她买她说过的爱吃的,下班路上和她谈天说地,朱丽摸着手上他送的手链想到,在寡淡得像白水一样的生活中,有这么个男人作为枯燥生活的调剂品,似乎也不错。

  朱丽觉得自己与丈夫已经无话可谈,甚至不止一次想要离婚,她们的感情从最开始只能算是勉强合适的婚姻,丈夫是表哥介绍的相亲对象,相得还行,对方人很实诚,相对的就是比较木讷,一开始饭后还会带着她出门散步,后来彼此熟悉后周末竟然让她自己出门逛街去,天知道女生哪会喜欢一个人去逛街啊,男人的脑回路总是这么清奇。

  在和丈夫结婚前,朱丽有很多任男朋友,对于现在的丈夫这只是跟以前男朋友一样随便谈谈的心态,结果她的木鱼丈夫,送给她一把梳子后,就硬是没想过要离开她,硬是晚上回家晚了都去亲自接,生活中被他塞得无孔不入,朱丽连发掘新对象的机会都没有,有一次朱丽忍无可忍的问,你为什么要把我逼得这么紧,当时还是男朋友的丈夫摸着脑袋说,啊?我只是觉得你都接受了我的梳子,我理应对你好才对,你回来晚了不安全。

  朱丽愣了一愣,想起梳子的含义是定情,心里翻着白眼想说,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这些,这句话在心中转了半天没转出来,似乎觉得这个傻乎乎的男朋友还有点意思。

  朱丽和丈夫结婚纯属偶然,当时他说,我觉得我俩得买个房,可是我一个人钱不够,我俩领个证吧,这样不管你出多少都是我俩共同财产了,朱丽想着,这人甩又甩不掉,结婚就结婚吧,反正结了婚也可以离婚的,就这样,朱丽就毫无准备的嫁给了这人。

  想起那把丑得不行的梳子,丈夫貌似已经两三年没给自己买过像样的礼物了,有一次说了好久想要个包,硬是被丈夫忘到了脑后,等丈夫想起的时候,朱丽已经瘪着嘴说不想要了,丈夫摸着脑袋觉得女人真奇怪,朱丽想,哪个女生不想要浪漫和刺激啊!

  朱丽叹了一口气,觉得当初还是太快了,应该多玩两年的,现在买了房,成了房奴,辞职都不敢了呢,这时候朱丽转头看了看丈夫,发现他好像很疲惫,是了呢,他最近都在加班,白头发也多了好多根,即便难得不加班,还要给她做好几个好菜改善生活。

  自从开始还房贷,距今已经三年了,似乎他压力更大了,原本在职场不爽就爱拍屁股走人的他,也学会了咬牙硬撑了呢!

  朱丽想起来大姨妈的时候,木鱼丈夫忍着烫给她拎干热毛巾,毛巾到肚子上的时候烫得朱丽不敢去摸,丈夫总说,这样你应该会舒服些。

  在对方案烦恼得不像话的时候,丈夫总会默默的给她端来一盘水果,用拧好的毛巾给她擦擦脸,时间充裕的情况下,还会帮忙翻阅相关资料帮助她。

  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他的影子了呢?朱丽不知道。

  朱丽想起上周和那个男人的约会,对方亲她的时候咬了她一口,她气得甩了对方一巴掌,事后一直在想为什么要生气,现在想想,大概自己也是害怕丈夫知道的吧!是怕丈夫吗?好像更多的是怕丈夫失望和受伤吧,或许更怕的,是生活中没有了这条木鱼。

  刺激浪漫,似乎得到了也是索然无味呢,朱丽摸着手链想着,如果真的走入了热恋是怎么样?大概自己还是觉得无聊吧,谈恋爱不就是那么点破事吗?最后的结果不是结婚就是分手,果然岁数大了就更加佛系了,似乎刺激和浪漫都只是有一点点的波动了一样,啊,生活啊,总是会有平凡的时候啊!

  朱丽摸了摸丈夫的手,那双手很自然的抓紧了她,似乎这个傻乎乎的男人,也是很体贴的样子,就像酷热的时候,喝到的那杯凉白开。

  既定轨道以外的刺激和浪漫,就好比饮料,喝起来很爽,可是总是比不上白开水解渴。

  朱丽把手链摘下,放进了垃圾桶里,感觉夜更深了,该睡觉了,她窝进了丈夫怀里,似乎有些安心的感觉,恍惚中便睡了过去。

  文 | 南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