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章太炎为杜月笙改名字修家谱?

  • 日期:09-02
  • 点击:(805)


  

  1931年,杜氏家祠落成典礼

  

  杜月笙

  

  章太炎

  “一代鸿儒”章太炎,文思学理博大精深,道德文章名满天下,素有“四百州仅存之硕果”之称,被誉为“小学大师”“朴学巨擘”“国学泰斗”。鲁迅、周作人、黄侃、钱玄同、沈兼士、刘文典……民国文化史上这些熠熠生辉的人物,一度均师出章门。

  章太炎是辛亥革命的元老,而杜月笙则是上海滩名头最响、声望最高、实力最强的黑社会老大,应该说他们两人风马牛不相及,道不同不相为谋。然而,一生博通经史、狷狂傲世的章太炎,却与“三百年黑帮第一人”的杜月笙相识相交,并结下“平生风义兼师友”的情谊,甚至为杜月笙改名字、修家谱,着实令人费解,大跌眼镜。

  杜月笙出生在上海川沙一贫困家庭,自幼父母双亡,早年在上海滩以卖水果为生,后投靠青帮头目黄金荣门下,最终成为黑帮首领,呼风唤雨,显赫一时。杜月笙发迹后,在老家浦东高桥镇高南乡陆家堰购买了10.5亩农田,委托高桥创新营造厂老板谢秉衡建造杜氏家祠。1931年初,祠堂即将竣工,为示风雅,彰显文华,他不惜重金,约请当世名家为之著文题字。

  彼时,前北洋政府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章士钊恰好在上海,住在黄金荣家。章士钊便给杜月笙开出一张推荐名单,第一条名字就是章太炎。可是,章太炎以“章疯子”名世,桀骜不驯,曾痛骂光绪是“载湉小丑”,怒斥慈禧为“汉族公仇”;骂康有为是保皇党领袖、袁世凯想当皇帝……请他为杜氏宗祠修文,几近难于上青天。因此,当杜月笙请章士钊代为相邀时,章士钊当即予以回绝。

  于是,杜月笙委托上海黑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徐福生出面,因为他和章太炎曾是患难与共的狱友。1903年,章太炎在英租界主笔《苏报》,倡言革命,发表了邹容的著作《革命军》,清政府遂以“大逆不道”“劝动天下造反”提起诉讼。英租界工部局不堪压力,查封了《苏报》,逮捕了章太炎。邹容出于义愤,自动投案。经法庭审判,判处章太炎三年、邹容两年监禁。其时,徐福生还是个江湖小混混,因刑事案而与章太炎关在一个监狱,他敬重太炎先生,两人因此成为朋友。也因为这层关系,徐福生自信能不辱使命。可是,章太炎对他十分客气,却坚辞不就。杜月笙便请好友、章太炎的学生陈存仁前往游说,但同样遭到章太炎的婉言谢绝。

  晚年的章太炎避世隐居,寄身苏州,讲学为生,经济窘迫。相传,章太炎的一个侄子在上海法租界与一位颇有身份和背景的人发生房屋纠纷,相持不下,章太炎迫不得已,写信给在法租界炙手可热的杜月笙,请其帮忙。杜月笙接信后,竭力排难解纷,事后专程赶到苏州拜访章太炎,告辞前又将一张两千银元的钱票悄悄压在茶杯下。章太炎觉得杜月笙讲义气,重礼节,有侠士之风,感激之余敬佩有加。就这样,章太炎同杜月笙时相往来,最后也顺理成章地乐意为杜月笙改名字、修家谱。

  杜月笙本名杜月生,因生于农历七月十五得名。章太炎引经据典,帮他改名为杜镛,号月笙,语出《周礼·太司乐疏》,所谓“西方之乐为镛,东方之乐为笙”。其名其号,高雅至极,杜月笙喜形于色,为此专门打造了一方纯金小印挂在胸前,上镌“杜镛”二字,凡签署重要文件,必用此印。

  同时,根据杜月笙自述“祖先由浙江海宁迁来”,“考证”出“杜之先出帝尧。夏时有刘累,及周封于杜,为杜伯……其八皆祖御史大夫……宋世有祁国公衍实家山阴,江南之杜自是始着也”(《高桥杜氏祠堂记》)。如此一来,虽然杜氏家道中落,但其远祖可追溯至帝尧,这让出身卑贱、父母双亡、近族寥落、心存高远的杜月笙,名正言顺地跻身帝王之系,一跃而为名门之后,4000余年的血脉渊源,比“孔孟颜曾”的门第还要光耀且悠远。在国学大师如椽巨笔的稽考下,杜月笙顿感身价倍增,从此门庭生辉,再无低人一等的自卑与羞怯。

  章太炎为杜月笙改名字、修家谱,被时人讥讽为“白圭之玷”,甚至指责他摧眉折腰事黑帮,晚节不保,有辱斯文,一生清誉,不无污损。

  岁月流逝,往事如烟;风云百年,物是人非。章太炎当年与杜月笙频频往来,乱世行春秋事,个中曲直真假,诚亦可谓“功罪盖棺犹未定”“是非留待后人评”。

  文并供图/周惠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