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第803篇这不是你的问题,是色子的问题

  • 日期:08-28
  • 点击:(1353)


  想必大家都玩过掷色子,一个色子分成均匀的六个面,你猜色子的任何一个数字,只要这个色子没被动过手脚,结果获胜的概率一定是1/6,但如果我们把色子换成硬币,一个硬币有正反两个面,你猜任何一面,获胜的概率提升到了1/2。

  精明的人做事,总是会把色子做成硬币,也就是把胜率从1/6提升至1/2,而有些人则相反,将大概率的胜利变成一个小概率事件,更可怕的是,有人妄想在色子里边投掷一个点数8,妄想在硬币上投一个东北面,显然,对于这么荒唐的事,再努力也无用。但是,生活中这么荒唐的事还真不少。举个例子:

  现有两家公司,一家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对冲基金——达里奥的桥水基金。这家公司的特色是,有话直说,不会跟你拐弯抹角。比如有一次,老板达里奥会上发言,讲得一般,会后就收到一名普通员工的投诉,说今天达里奥决策的依据没有逻辑,话说得不得体,你猜达里奥怎么处理?——欣然接受,还鼓励这种态度。

  而且,桥水基金鼓励员工犯错,就像刚才那位勇敢进言的员工,不仅如此,而且还奖励犯错,犯的错误越有价值,就越有可能获得奖励。但与此同时,在桥水基金工作,也是一件压力巨大的事,很多入职的新员工,待不了一年就离职了,因为你随时都有可能遇到一名直言不讳的同事,指着你的鼻子说你哪里哪里不对。直言不讳地指错,和极度开放地鼓励犯错,这是不是极度矛盾的企业文化。

  另一家是国企,薪资待遇很好,只要好好干,一两年在大城市买房是没有问题的;工作强度不大,一天的任务,你可能只需要花一个小时;同事之间和睦共处,即便同事发现你的问题,也能委婉地跟你沟通。整个公司就是一个家,大家其乐融融,和和气气。

  如果你是一名渴望事业上有所突破,希望挑战自己的人,但工作的地方却是安逸的国企,那即便你再努力,也不可有多大的提升。这就有点像,一匹狼进到了一个羊群,最后也学会了吃草。但我并没有贬低国企的意思,公司不同,愿景不同,文化自然不同,文化是没有优劣之分的。

  这是不是一个色子的问题,你想得到狼一样的锤炼,却进入了一个羊群,就好比你想投一个数字7,手里拿到却是只有1-6的色子,再举些例子。

  矿工挖矿,如果这个地方没有矿,即便把地球挖穿了,也不可能有半颗金子;你拿着一个钥匙,不停地开门,怎么开也开不了,其实这扇门没上锁,你要做的不是开锁,而是轻轻一推;你要做上楼,做的却是下行的电梯,无论你在电梯里唱歌跳舞敲锣打鼓,表现地再努力,都无法改变下降的趋势。

  桥水基金和国企,这是企业文化和公司制度的问题;矿工挖矿,这是一个选择和方向的问题;钥匙开门,这是解决方法的问题;坐着下行电梯上楼,这是行业趋势的问题。虽然社会鼓励勤劳努力,但如果方向错了,努力也是白费力气,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答案是:制造不确定性。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上面这些案例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一条道走到黑,觉得只要努力就能解决问题,挖一条没有矿的地,开一把没有上锁的门,来一次下行的上楼,投一个没有点数7的色子。如果此时,你为这些一成不变的努力加一点点不确定,情况会截然不同。比如,直接跳槽去桥水基金;找一个有矿的土地;仔细观察,发现门没锁,直接推门;找准上行的电梯。

  看似很简单,有点像事后诸葛亮的味道,那我们如何去培养个人这种制造不确定的能力呢?

  1、尝试新事物

  文科生去学学理科书,老司机走走新路线,爸爸做一些妈妈的事,总之,做一些你从来没有做过的事。

  2、做令你恐惧的事

  如果你每天的工作都一成不变,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恐惧,那你的安全边界永远只是个小圈圈,做的永远是同样的工作,交往的永远是同样的人,节假日永远都是同样的娱乐模式。比如,我以前认为,靠我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解决问题,于是,但凡遇到问题,自己闷声埋头苦干,效率很低,因为我觉得请教别人很丢脸,跟你合作很麻烦,后来,我强迫自己去向别人请教,强迫自己跟人合作完成一件事,才发现比我一个人干活,效率提升了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3、新思维

  我们每天早上上班前照照镜子,上班时候打开电脑显示屏,工作累了,通过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手里拿着一个玻璃杯喝茶。玻璃在我们看来是再平常不过了,于是我们就失去了对玻璃的好奇心,但如果你看过《我们如何走到今天》这本书,你就发现,玻璃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的进化史,里边有传奇的商业,曲折的故事,等等。这就需要我们有一个新思维,对普通事物保持好奇心。

  4、改变你做事的方式

  如果你习惯右手刷牙,不妨试试左手;如果每天早饭都吃面,不妨试试馄饨。

  我们所制造的这些不确定性并不一定带来回报,但即便不成功的不确信也有好处,至少让我们知道了一种不可信的方法,就如爱迪生发明电灯泡,普通人看到的是失败的999次,但爱迪生看到是999次行不通的方案。

  我们通过不断地制造不确定性,将一个六面的色子,变成一个两面硬币,将1/6的胜率提升至1/2。也就是说,我们不是要把色子投得多么漂亮,而是要把色子变成硬币。

  

  把大象装进冰箱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4

  2019.08.18 04:03

  字数 1967

  想必大家都玩过掷色子,一个色子分成均匀的六个面,你猜色子的任何一个数字,只要这个色子没被动过手脚,结果获胜的概率一定是1/6,但如果我们把色子换成硬币,一个硬币有正反两个面,你猜任何一面,获胜的概率提升到了1/2。

  精明的人做事,总是会把色子做成硬币,也就是把胜率从1/6提升至1/2,而有些人则相反,将大概率的胜利变成一个小概率事件,更可怕的是,有人妄想在色子里边投掷一个点数8,妄想在硬币上投一个东北面,显然,对于这么荒唐的事,再努力也无用。但是,生活中这么荒唐的事还真不少。举个例子:

  现有两家公司,一家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对冲基金——达里奥的桥水基金。这家公司的特色是,有话直说,不会跟你拐弯抹角。比如有一次,老板达里奥会上发言,讲得一般,会后就收到一名普通员工的投诉,说今天达里奥决策的依据没有逻辑,话说得不得体,你猜达里奥怎么处理?——欣然接受,还鼓励这种态度。

  而且,桥水基金鼓励员工犯错,就像刚才那位勇敢进言的员工,不仅如此,而且还奖励犯错,犯的错误越有价值,就越有可能获得奖励。但与此同时,在桥水基金工作,也是一件压力巨大的事,很多入职的新员工,待不了一年就离职了,因为你随时都有可能遇到一名直言不讳的同事,指着你的鼻子说你哪里哪里不对。直言不讳地指错,和极度开放地鼓励犯错,这是不是极度矛盾的企业文化。

  另一家是国企,薪资待遇很好,只要好好干,一两年在大城市买房是没有问题的;工作强度不大,一天的任务,你可能只需要花一个小时;同事之间和睦共处,即便同事发现你的问题,也能委婉地跟你沟通。整个公司就是一个家,大家其乐融融,和和气气。

  如果你是一名渴望事业上有所突破,希望挑战自己的人,但工作的地方却是安逸的国企,那即便你再努力,也不可有多大的提升。这就有点像,一匹狼进到了一个羊群,最后也学会了吃草。但我并没有贬低国企的意思,公司不同,愿景不同,文化自然不同,文化是没有优劣之分的。

  这是不是一个色子的问题,你想得到狼一样的锤炼,却进入了一个羊群,就好比你想投一个数字7,手里拿到却是只有1-6的色子,再举些例子。

  矿工挖矿,如果这个地方没有矿,即便把地球挖穿了,也不可能有半颗金子;你拿着一个钥匙,不停地开门,怎么开也开不了,其实这扇门没上锁,你要做的不是开锁,而是轻轻一推;你要做上楼,做的却是下行的电梯,无论你在电梯里唱歌跳舞敲锣打鼓,表现地再努力,都无法改变下降的趋势。

  桥水基金和国企,这是企业文化和公司制度的问题;矿工挖矿,这是一个选择和方向的问题;钥匙开门,这是解决方法的问题;坐着下行电梯上楼,这是行业趋势的问题。虽然社会鼓励勤劳努力,但如果方向错了,努力也是白费力气,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答案是:制造不确定性。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上面这些案例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一条道走到黑,觉得只要努力就能解决问题,挖一条没有矿的地,开一把没有上锁的门,来一次下行的上楼,投一个没有点数7的色子。如果此时,你为这些一成不变的努力加一点点不确定,情况会截然不同。比如,直接跳槽去桥水基金;找一个有矿的土地;仔细观察,发现门没锁,直接推门;找准上行的电梯。

  看似很简单,有点像事后诸葛亮的味道,那我们如何去培养个人这种制造不确定的能力呢?

  1、尝试新事物

  文科生去学学理科书,老司机走走新路线,爸爸做一些妈妈的事,总之,做一些你从来没有做过的事。

  2、做令你恐惧的事

  如果你每天的工作都一成不变,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恐惧,那你的安全边界永远只是个小圈圈,做的永远是同样的工作,交往的永远是同样的人,节假日永远都是同样的娱乐模式。比如,我以前认为,靠我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解决问题,于是,但凡遇到问题,自己闷声埋头苦干,效率很低,因为我觉得请教别人很丢脸,跟你合作很麻烦,后来,我强迫自己去向别人请教,强迫自己跟人合作完成一件事,才发现比我一个人干活,效率提升了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3、新思维

  我们每天早上上班前照照镜子,上班时候打开电脑显示屏,工作累了,通过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手里拿着一个玻璃杯喝茶。玻璃在我们看来是再平常不过了,于是我们就失去了对玻璃的好奇心,但如果你看过《我们如何走到今天》这本书,你就发现,玻璃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的进化史,里边有传奇的商业,曲折的故事,等等。这就需要我们有一个新思维,对普通事物保持好奇心。

  4、改变你做事的方式

  如果你习惯右手刷牙,不妨试试左手;如果每天早饭都吃面,不妨试试馄饨。

  我们所制造的这些不确定性并不一定带来回报,但即便不成功的不确信也有好处,至少让我们知道了一种不可信的方法,就如爱迪生发明电灯泡,普通人看到的是失败的999次,但爱迪生看到是999次行不通的方案。

  我们通过不断地制造不确定性,将一个六面的色子,变成一个两面硬币,将1/6的胜率提升至1/2。也就是说,我们不是要把色子投得多么漂亮,而是要把色子变成硬币。

  想必大家都玩过掷色子,一个色子分成均匀的六个面,你猜色子的任何一个数字,只要这个色子没被动过手脚,结果获胜的概率一定是1/6,但如果我们把色子换成硬币,一个硬币有正反两个面,你猜任何一面,获胜的概率提升到了1/2。

  精明的人做事,总是会把色子做成硬币,也就是把胜率从1/6提升至1/2,而有些人则相反,将大概率的胜利变成一个小概率事件,更可怕的是,有人妄想在色子里边投掷一个点数8,妄想在硬币上投一个东北面,显然,对于这么荒唐的事,再努力也无用。但是,生活中这么荒唐的事还真不少。举个例子:

  现有两家公司,一家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对冲基金——达里奥的桥水基金。这家公司的特色是,有话直说,不会跟你拐弯抹角。比如有一次,老板达里奥会上发言,讲得一般,会后就收到一名普通员工的投诉,说今天达里奥决策的依据没有逻辑,话说得不得体,你猜达里奥怎么处理?——欣然接受,还鼓励这种态度。

  而且,桥水基金鼓励员工犯错,就像刚才那位勇敢进言的员工,不仅如此,而且还奖励犯错,犯的错误越有价值,就越有可能获得奖励。但与此同时,在桥水基金工作,也是一件压力巨大的事,很多入职的新员工,待不了一年就离职了,因为你随时都有可能遇到一名直言不讳的同事,指着你的鼻子说你哪里哪里不对。直言不讳地指错,和极度开放地鼓励犯错,这是不是极度矛盾的企业文化。

  另一家是国企,薪资待遇很好,只要好好干,一两年在大城市买房是没有问题的;工作强度不大,一天的任务,你可能只需要花一个小时;同事之间和睦共处,即便同事发现你的问题,也能委婉地跟你沟通。整个公司就是一个家,大家其乐融融,和和气气。

  如果你是一名渴望事业上有所突破,希望挑战自己的人,但工作的地方却是安逸的国企,那即便你再努力,也不可有多大的提升。这就有点像,一匹狼进到了一个羊群,最后也学会了吃草。但我并没有贬低国企的意思,公司不同,愿景不同,文化自然不同,文化是没有优劣之分的。

  这是不是一个色子的问题,你想得到狼一样的锤炼,却进入了一个羊群,就好比你想投一个数字7,手里拿到却是只有1-6的色子,再举些例子。

  矿工挖矿,如果这个地方没有矿,即便把地球挖穿了,也不可能有半颗金子;你拿着一个钥匙,不停地开门,怎么开也开不了,其实这扇门没上锁,你要做的不是开锁,而是轻轻一推;你要做上楼,做的却是下行的电梯,无论你在电梯里唱歌跳舞敲锣打鼓,表现地再努力,都无法改变下降的趋势。

  桥水基金和国企,这是企业文化和公司制度的问题;矿工挖矿,这是一个选择和方向的问题;钥匙开门,这是解决方法的问题;坐着下行电梯上楼,这是行业趋势的问题。虽然社会鼓励勤劳努力,但如果方向错了,努力也是白费力气,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答案是:制造不确定性。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上面这些案例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一条道走到黑,觉得只要努力就能解决问题,挖一条没有矿的地,开一把没有上锁的门,来一次下行的上楼,投一个没有点数7的色子。如果此时,你为这些一成不变的努力加一点点不确定,情况会截然不同。比如,直接跳槽去桥水基金;找一个有矿的土地;仔细观察,发现门没锁,直接推门;找准上行的电梯。

  看似很简单,有点像事后诸葛亮的味道,那我们如何去培养个人这种制造不确定的能力呢?

  1、尝试新事物

  文科生去学学理科书,老司机走走新路线,爸爸做一些妈妈的事,总之,做一些你从来没有做过的事。

  2、做令你恐惧的事

  如果你每天的工作都一成不变,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恐惧,那你的安全边界永远只是个小圈圈,做的永远是同样的工作,交往的永远是同样的人,节假日永远都是同样的娱乐模式。比如,我以前认为,靠我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解决问题,于是,但凡遇到问题,自己闷声埋头苦干,效率很低,因为我觉得请教别人很丢脸,跟你合作很麻烦,后来,我强迫自己去向别人请教,强迫自己跟人合作完成一件事,才发现比我一个人干活,效率提升了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3、新思维

  我们每天早上上班前照照镜子,上班时候打开电脑显示屏,工作累了,通过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手里拿着一个玻璃杯喝茶。玻璃在我们看来是再平常不过了,于是我们就失去了对玻璃的好奇心,但如果你看过《我们如何走到今天》这本书,你就发现,玻璃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的进化史,里边有传奇的商业,曲折的故事,等等。这就需要我们有一个新思维,对普通事物保持好奇心。

  4、改变你做事的方式

  如果你习惯右手刷牙,不妨试试左手;如果每天早饭都吃面,不妨试试馄饨。

  我们所制造的这些不确定性并不一定带来回报,但即便不成功的不确信也有好处,至少让我们知道了一种不可信的方法,就如爱迪生发明电灯泡,普通人看到的是失败的999次,但爱迪生看到是999次行不通的方案。

  我们通过不断地制造不确定性,将一个六面的色子,变成一个两面硬币,将1/6的胜率提升至1/2。也就是说,我们不是要把色子投得多么漂亮,而是要把色子变成硬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