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伦理】母子悲歌(213)

  • 日期:08-19
  • 点击:(1839)


前情回顾:二大爷到福安家劝解,希望他们母子俩能融洽相处。结果六嫂几次抢话挤压雪兰,福安则随意忽悠。

上一章? 劝解

第二百一十三章 行如陌路

看见二大爷登门的时候,雪兰正在煤油灯下吃饭。虽然她没有跟着二大爷走进大厅,但她却端着碗,悄悄地来到大厅门口,一边侧耳倾听着屋内的对话,一边咀嚼着简单的饭菜。

听到儿子儿媳对自己信奉耶稣颇有微词,并一致埋怨他们不能有自己的孩子,就是因为自己信奉耶稣时,她觉得这简直是莫大的冤屈,好几次她都想进入大厅和福安夫妇理论一番。

幸亏雪兰耐着性子,才在后来听到福安说:"我会好好反思的。"这句话不是意味着福安对自己的挤压就此结束吗?

想到这,雪兰就如同捡到宝般高兴,吃饭的速度也明显快了,就一会功夫,那碗饭就吞下了肚。

带着无比喜悦的心情,雪兰又回到黑灯瞎火的厨房,再次点燃煤油灯,开始洗刷。还没等她把家务做完,二大爷的声音就在门外传来:"福安妈,你还没吃饱晚饭吗?"

"二大爷,我吃饱饭又开始洗碗了,你吃过了吗?"虽然雪兰没有抬起头,但她对二大爷的声音非常熟悉。如此,二大爷的声音一落,雪兰就快言快语地回答。

本来还在门口站着的二大爷沉思了一会就踏进雪兰的厨房开口道:"我也吃饱了,不瞒你说,今晚我过来就是特意帮你开导福安的,他已经表示会好好反思了。"

"二大爷,真是谢谢你了!"雪兰说出了肺腑之言。

透过微弱的煤油灯光,二大爷看见雪兰喜滋滋的,便对她说:"福安妈,我还是那句老话,你和福安的关系是否能融洽,就看你们两人有没有改变了。作为长者的你,也需要多多理解福安,只有你们把心结打开了,你们才可能有亲密的母子关系。"

"二大爷,劳烦你费心了。只要福安不挤压我,我一定不会去招惹他的。"雪兰还是没有真正理解二大爷话语里的意思,她就这么着急回答。

二大爷不知道雪兰是真的不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还是她装糊涂。所以,二大爷边转身边说:"时间不早,我回家了。"

"辛苦你了,二大爷。"雪兰在挥手向二大爷告别。

二大爷走出门口后,高大的深影就这样被沉沉的夜色覆盖了。

此刻,还沉浸在喜悦中的雪兰压根没想到,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

把所有的家务忙完,雪兰心里默唱着耶稣的歌,便开始洗澡。等她洗了澡返回房间准备睡觉的时候,她看见大厅里灯火通明。起先,她还以为福安终于良心发现以前对老母亲不好,如今开始弥补,专门点亮电灯给她照明。

雪兰脸带笑容,从容地踏进大厅。等她定睛一看,终于发现福安阴沉着脸坐在饭桌前。实在不想看这样的脸色,她加快了步伐向睡房走去。

就要从福安身边绕过的时候,凶神恶煞的福安终于咆哮道:"你说,你为什么要向二大爷告状?"

"我,我,我这也算告状吗?"福安发怒的样子让雪兰发毛,她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不是你嘴贱,二大爷会找上门来吗?"福安板着的脸依然没有一点笑容。

"福安,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雪兰颤抖着声音问。

福安"哼"了一声,继续说:"你有可怜过我吗?如果你有可怜我,你肯定不会专门和我作对,执意去学耶稣,让我没有自己的孩子。"

"你没有自己的孩子能怪我吗?"雪兰噙着泪问。

"就是因为你去学耶稣,我媳妇才会流产的,要不再过几年,我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福安又开始秋后算账。

"福安,我劝别相信你媳妇的一面之词。"

"你,你,你还敢争辩?"福安咬牙切齿地指着雪兰说:"我告诉你,我没有自己孩子就是你害的。既然你对我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福安,我可是你母亲啊!"雪兰满脸悲戚地说道。

"你一点都不为我着想,诚心要我过不好,你不配做我的母亲。"福安指着雪兰说道。

"我的命好苦啊,怎么会养了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儿子……"雪兰嘤嘤地哭起来。

福安冷眼瞄了几眼雪兰,用冷冷的语气说道:"家里的规矩我再重复一遍,耶稣的书你别带回家,也别在家里读。更别见人就说家里的事。否则,会有你好受的!"

雪兰彻底的无语了,她觉得自己真的老了,老得让儿子可以随意欺压她自己。尽管她心有不甘,但又能拿福安怎么办呢?

一次又一次地反抗到头来都是以卵击石,在这一刻,雪兰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只能逆来顺受了。

就这样,雪兰变得更沉默了,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家外。她所受的苦,所受的难在很多人眼里都是自作自受。

不过,雪兰也还真能坚持自己的底线,尽管大部分人觉得她应该将就一下福安,不要去信奉耶稣,可她一点都不受外界人打扰,始终认为主是来救苦救难的,只要天矢志不渝,将来她一定能上天堂。

当然,因为六嫂对雪兰的行踪虎视眈眈,她再也不敢把耶稣的书带回家了。每次发新的时候,她都是小心地用胶纸带包好,悄悄放到室外藏好。

白天的时候,雪兰无论干什么活,她总不会忘记随身携带一本书,趁中途歇息的缝隙,拿出所带的书本,聚精会神地默读着。这一刻,所有的苦恼都被她抛到九霄云外。

就因为这样,雪兰觉得白天的时光走得特别快,快到一眨眼就到黄昏。她还常常在想,如果只有白天没有黑夜,那该多好啊。

可一切都不会以雪兰的意志转移,她最不喜欢的黑夜,每一天都会如期而至。这黑夜的时光于她而言是漫长而又悲凉的。

毕竟,每个夜晚,永远陪伴着她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即使她和儿子儿媳住在同一屋檐下,可他们早就行如陌路。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显山露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8.7

2019.08.14 16:24

字数 2004

前情回顾:二大爷到福安家劝解,希望他们母子俩能融洽相处。结果六嫂几次抢话挤压雪兰,福安则随意忽悠。

上一章? 劝解

第二百一十三章 行如陌路

看见二大爷登门的时候,雪兰正在煤油灯下吃饭。虽然她没有跟着二大爷走进大厅,但她却端着碗,悄悄地来到大厅门口,一边侧耳倾听着屋内的对话,一边咀嚼着简单的饭菜。

听到儿子儿媳对自己信奉耶稣颇有微词,并一致埋怨他们不能有自己的孩子,就是因为自己信奉耶稣时,她觉得这简直是莫大的冤屈,好几次她都想进入大厅和福安夫妇理论一番。

幸亏雪兰耐着性子,才在后来听到福安说:"我会好好反思的。"这句话不是意味着福安对自己的挤压就此结束吗?

想到这,雪兰就如同捡到宝般高兴,吃饭的速度也明显快了,就一会功夫,那碗饭就吞下了肚。

带着无比喜悦的心情,雪兰又回到黑灯瞎火的厨房,再次点燃煤油灯,开始洗刷。还没等她把家务做完,二大爷的声音就在门外传来:"福安妈,你还没吃饱晚饭吗?"

"二大爷,我吃饱饭又开始洗碗了,你吃过了吗?"虽然雪兰没有抬起头,但她对二大爷的声音非常熟悉。如此,二大爷的声音一落,雪兰就快言快语地回答。

本来还在门口站着的二大爷沉思了一会就踏进雪兰的厨房开口道:"我也吃饱了,不瞒你说,今晚我过来就是特意帮你开导福安的,他已经表示会好好反思了。"

"二大爷,真是谢谢你了!"雪兰说出了肺腑之言。

透过微弱的煤油灯光,二大爷看见雪兰喜滋滋的,便对她说:"福安妈,我还是那句老话,你和福安的关系是否能融洽,就看你们两人有没有改变了。作为长者的你,也需要多多理解福安,只有你们把心结打开了,你们才可能有亲密的母子关系。"

"二大爷,劳烦你费心了。只要福安不挤压我,我一定不会去招惹他的。"雪兰还是没有真正理解二大爷话语里的意思,她就这么着急回答。

二大爷不知道雪兰是真的不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还是她装糊涂。所以,二大爷边转身边说:"时间不早,我回家了。"

"辛苦你了,二大爷。"雪兰在挥手向二大爷告别。

二大爷走出门口后,高大的深影就这样被沉沉的夜色覆盖了。

此刻,还沉浸在喜悦中的雪兰压根没想到,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

把所有的家务忙完,雪兰心里默唱着耶稣的歌,便开始洗澡。等她洗了澡返回房间准备睡觉的时候,她看见大厅里灯火通明。起先,她还以为福安终于良心发现以前对老母亲不好,如今开始弥补,专门点亮电灯给她照明。

雪兰脸带笑容,从容地踏进大厅。等她定睛一看,终于发现福安阴沉着脸坐在饭桌前。实在不想看这样的脸色,她加快了步伐向睡房走去。

就要从福安身边绕过的时候,凶神恶煞的福安终于咆哮道:"你说,你为什么要向二大爷告状?"

"我,我,我这也算告状吗?"福安发怒的样子让雪兰发毛,她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不是你嘴贱,二大爷会找上门来吗?"福安板着的脸依然没有一点笑容。

"福安,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雪兰颤抖着声音问。

福安"哼"了一声,继续说:"你有可怜过我吗?如果你有可怜我,你肯定不会专门和我作对,执意去学耶稣,让我没有自己的孩子。"

"你没有自己的孩子能怪我吗?"雪兰噙着泪问。

"就是因为你去学耶稣,我媳妇才会流产的,要不再过几年,我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福安又开始秋后算账。

"福安,我劝别相信你媳妇的一面之词。"

"你,你,你还敢争辩?"福安咬牙切齿地指着雪兰说:"我告诉你,我没有自己孩子就是你害的。既然你对我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福安,我可是你母亲啊!"雪兰满脸悲戚地说道。

"你一点都不为我着想,诚心要我过不好,你不配做我的母亲。"福安指着雪兰说道。

"我的命好苦啊,怎么会养了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儿子……"雪兰嘤嘤地哭起来。

福安冷眼瞄了几眼雪兰,用冷冷的语气说道:"家里的规矩我再重复一遍,耶稣的书你别带回家,也别在家里读。更别见人就说家里的事。否则,会有你好受的!"

雪兰彻底的无语了,她觉得自己真的老了,老得让儿子可以随意欺压她自己。尽管她心有不甘,但又能拿福安怎么办呢?

一次又一次地反抗到头来都是以卵击石,在这一刻,雪兰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只能逆来顺受了。

就这样,雪兰变得更沉默了,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家外。她所受的苦,所受的难在很多人眼里都是自作自受。

不过,雪兰也还真能坚持自己的底线,尽管大部分人觉得她应该将就一下福安,不要去信奉耶稣,可她一点都不受外界人打扰,始终认为主是来救苦救难的,只要天矢志不渝,将来她一定能上天堂。

当然,因为六嫂对雪兰的行踪虎视眈眈,她再也不敢把耶稣的书带回家了。每次发新的时候,她都是小心地用胶纸带包好,悄悄放到室外藏好。

白天的时候,雪兰无论干什么活,她总不会忘记随身携带一本书,趁中途歇息的缝隙,拿出所带的书本,聚精会神地默读着。这一刻,所有的苦恼都被她抛到九霄云外。

就因为这样,雪兰觉得白天的时光走得特别快,快到一眨眼就到黄昏。她还常常在想,如果只有白天没有黑夜,那该多好啊。

可一切都不会以雪兰的意志转移,她最不喜欢的黑夜,每一天都会如期而至。这黑夜的时光于她而言是漫长而又悲凉的。

毕竟,每个夜晚,永远陪伴着她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即使她和儿子儿媳住在同一屋檐下,可他们早就行如陌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情回顾:二大爷到福安家劝解,希望他们母子俩能融洽相处。结果六嫂几次抢话挤压雪兰,福安则随意忽悠。

上一章? 劝解

第二百一十三章 行如陌路

看见二大爷登门的时候,雪兰正在煤油灯下吃饭。虽然她没有跟着二大爷走进大厅,但她却端着碗,悄悄地来到大厅门口,一边侧耳倾听着屋内的对话,一边咀嚼着简单的饭菜。

听到儿子儿媳对自己信奉耶稣颇有微词,并一致埋怨他们不能有自己的孩子,就是因为自己信奉耶稣时,她觉得这简直是莫大的冤屈,好几次她都想进入大厅和福安夫妇理论一番。

幸亏雪兰耐着性子,才在后来听到福安说:"我会好好反思的。"这句话不是意味着福安对自己的挤压就此结束吗?

想到这,雪兰就如同捡到宝般高兴,吃饭的速度也明显快了,就一会功夫,那碗饭就吞下了肚。

带着无比喜悦的心情,雪兰又回到黑灯瞎火的厨房,再次点燃煤油灯,开始洗刷。还没等她把家务做完,二大爷的声音就在门外传来:"福安妈,你还没吃饱晚饭吗?"

"二大爷,我吃饱饭又开始洗碗了,你吃过了吗?"虽然雪兰没有抬起头,但她对二大爷的声音非常熟悉。如此,二大爷的声音一落,雪兰就快言快语地回答。

本来还在门口站着的二大爷沉思了一会就踏进雪兰的厨房开口道:"我也吃饱了,不瞒你说,今晚我过来就是特意帮你开导福安的,他已经表示会好好反思了。"

"二大爷,真是谢谢你了!"雪兰说出了肺腑之言。

透过微弱的煤油灯光,二大爷看见雪兰喜滋滋的,便对她说:"福安妈,我还是那句老话,你和福安的关系是否能融洽,就看你们两人有没有改变了。作为长者的你,也需要多多理解福安,只有你们把心结打开了,你们才可能有亲密的母子关系。"

"二大爷,劳烦你费心了。只要福安不挤压我,我一定不会去招惹他的。"雪兰还是没有真正理解二大爷话语里的意思,她就这么着急回答。

二大爷不知道雪兰是真的不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还是她装糊涂。所以,二大爷边转身边说:"时间不早,我回家了。"

"辛苦你了,二大爷。"雪兰在挥手向二大爷告别。

二大爷走出门口后,高大的深影就这样被沉沉的夜色覆盖了。

此刻,还沉浸在喜悦中的雪兰压根没想到,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

把所有的家务忙完,雪兰心里默唱着耶稣的歌,便开始洗澡。等她洗了澡返回房间准备睡觉的时候,她看见大厅里灯火通明。起先,她还以为福安终于良心发现以前对老母亲不好,如今开始弥补,专门点亮电灯给她照明。

雪兰脸带笑容,从容地踏进大厅。等她定睛一看,终于发现福安阴沉着脸坐在饭桌前。实在不想看这样的脸色,她加快了步伐向睡房走去。

就要从福安身边绕过的时候,凶神恶煞的福安终于咆哮道:"你说,你为什么要向二大爷告状?"

"我,我,我这也算告状吗?"福安发怒的样子让雪兰发毛,她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不是你嘴贱,二大爷会找上门来吗?"福安板着的脸依然没有一点笑容。

"福安,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雪兰颤抖着声音问。

福安"哼"了一声,继续说:"你有可怜过我吗?如果你有可怜我,你肯定不会专门和我作对,执意去学耶稣,让我没有自己的孩子。"

"你没有自己的孩子能怪我吗?"雪兰噙着泪问。

"就是因为你去学耶稣,我媳妇才会流产的,要不再过几年,我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福安又开始秋后算账。

"福安,我劝别相信你媳妇的一面之词。"

"你,你,你还敢争辩?"福安咬牙切齿地指着雪兰说:"我告诉你,我没有自己孩子就是你害的。既然你对我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福安,我可是你母亲啊!"雪兰满脸悲戚地说道。

"你一点都不为我着想,诚心要我过不好,你不配做我的母亲。"福安指着雪兰说道。

"我的命好苦啊,怎么会养了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儿子……"雪兰嘤嘤地哭起来。

福安冷眼瞄了几眼雪兰,用冷冷的语气说道:"家里的规矩我再重复一遍,耶稣的书你别带回家,也别在家里读。更别见人就说家里的事。否则,会有你好受的!"

雪兰彻底的无语了,她觉得自己真的老了,老得让儿子可以随意欺压她自己。尽管她心有不甘,但又能拿福安怎么办呢?

一次又一次地反抗到头来都是以卵击石,在这一刻,雪兰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只能逆来顺受了。

就这样,雪兰变得更沉默了,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家外。她所受的苦,所受的难在很多人眼里都是自作自受。

不过,雪兰也还真能坚持自己的底线,尽管大部分人觉得她应该将就一下福安,不要去信奉耶稣,可她一点都不受外界人打扰,始终认为主是来救苦救难的,只要天矢志不渝,将来她一定能上天堂。

当然,因为六嫂对雪兰的行踪虎视眈眈,她再也不敢把耶稣的书带回家了。每次发新的时候,她都是小心地用胶纸带包好,悄悄放到室外藏好。

白天的时候,雪兰无论干什么活,她总不会忘记随身携带一本书,趁中途歇息的缝隙,拿出所带的书本,聚精会神地默读着。这一刻,所有的苦恼都被她抛到九霄云外。

就因为这样,雪兰觉得白天的时光走得特别快,快到一眨眼就到黄昏。她还常常在想,如果只有白天没有黑夜,那该多好啊。

可一切都不会以雪兰的意志转移,她最不喜欢的黑夜,每一天都会如期而至。这黑夜的时光于她而言是漫长而又悲凉的。

毕竟,每个夜晚,永远陪伴着她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即使她和儿子儿媳住在同一屋檐下,可他们早就行如陌路。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