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阁女子不谙世事,几个对子招来杀身之祸

  • 日期:08-29
  • 点击:(1006)


  小说:闺阁女子不谙世事,几个对子招来杀身之祸

  吕洞宾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失去了知觉,也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屋子的床上。屋里墙壁刷的白灰,地上放着上漆的桌椅,上面摆着茶具,洁净可喜。南窗由木头制成格子纹,外面罩着细纱……诸多地方显示房主经济条件不是一般平头百姓。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纱照进来,整个屋子显得很明亮,四周很静,宁静的时光流淌着岁月的美好。

  吕洞宾掀开盖在身上的小薄被,看到自己下身穿了一件又软又薄的宽腿短裤,上身裸露,胸腹位置有三处地方敷着纱布。他微一思考,记起自己当初同水鬼死磕,最后关头舍命一扑,胸腹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被乱石划伤了。这时已经不痛,反而微微有些发痒,显然已经基本愈合。

  他正浑身检查,忽听外间传来脚步声,赶紧把被子盖上,随即就听脚步来到床前,轻轻掀开被子,揭开纱布查看。

  他眼睛微微睁开,露出一线窥看,发现原来是一个老婆婆,穿一身打补丁的粗布蓝褂,头上简单插了一只木钗,脸庞黧黑,布满皱纹,应该是伺候人的佣人无疑。

  这老婆婆端来一盆水,把手巾在水里浸了,稍稍拧干,开始给吕洞宾擦拭起身体来。

  手巾温热,擦在身上十分舒服。吕洞宾乐得享受,索性装作未醒,任由老婆婆伺候。可是没想到老婆婆为他擦完上身后,接着就脱他的短裤。吕洞宾骇然大惊,这怎么使得!失声惊叫,忙不迭地推开老婆婆的手,把被子盖上。

  老婆婆先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欢喜道,你醒来了!随即快步跑了出去,在院子里大声吆喝,东家,东家,恩人醒来了!

  稍倾,就听脚步杂沓,好几个人快步走进院子,一会儿就来到床前。

  领头的是位中年男子,大约四十几岁的样子,身穿一件湖绸福字纹长衫,头戴黑色凉帽,微胖,两眼很有神,此刻面泛潮红,显得十分激动,紧握住吕洞宾的手说,小兄弟,你醒啦!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很显然此人应该是获救孩子的家长。

  吕洞宾微微一笑,问,孩子没事吧?

  中年男子连口说没事,接着就大声吩咐,说光宗哪里去了?快让他来给救命恩人磕头!

  旁边的妇人提醒他,说光宗现下正在书塾念书呢!

  中年男子不好意思搓搓手,说那就等他放了学再来。

  吕洞宾谦逊道,哪里那么多讲究,不用不用!到底因为身体还虚,禁不住咳嗽起来。

  中年男子吩咐说,大嫂子,你赶紧去把参汤拿来,让小兄弟喝了补补身子。然后对吕洞宾说,兄弟,你好好养养神,过后我再来看你。

  吕洞宾说你太客气了,用不着。

  孩子家长走后,那位老婆婆不一会儿端来了参汤。

  吕洞宾本想自己动手,哪知浑身无力,一动就头晕眼花,不得已只好让老婆婆伺候着喝完。饶是如此,也累得满头大汗,呼呼直喘,不得已赶紧平卧下来,很快又睡了过去。

  等他再度醒来已是晚上,一灯如豆,满屋昏黄,对久居山洞的吕洞宾来说却别有味道儿。他喝了参汤,又睡了大半天,精神和体力都恢复了不少,正看着灯焰怔怔出神,突然听得外间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侧头一看,只见一个小孩站在门外,把身子探进来悄悄打量他。

  吕洞宾眨了下眼睛,说你叫光宗是不是?

  小孩眼睛瞪得老大,说你怎么知道?

  吕洞宾说我会算。

  小孩说你吹牛。

  吕洞宾招招手,说你过来,吕洞宾不光知道你叫光宗,而且还知道你念书不用心,净惹先生生气。

  小孩越发好奇,迈过门槛走进来,说你真会算吗?

  吕洞宾暗笑,刚才的话不过猜测而已。但这孩子大约十来岁,这个年纪的孩子鸡狗不喜见,太淘了,何况偷着去洗澡,差点儿丢了小命,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地胡扯。见孩子将信将疑,觉得好玩,就继续逗他说,当然啦!

  光宗走近他床边,问,叔叔,那你能不能算出我姐姐为什么冷丁不理我了?

  吕洞宾一滞,牛皮难道立刻就要破了吗?他试探着问光宗,最近你有没有闯祸,让你姐姐生气?

  光宗摇摇头,说没有,我姐姐对我可好啦!就是闯祸,她也不会这样对我。就是……就是我让姐姐帮忙对了几个对子……

  一听这话,吕洞宾来了精神。他满腹诗书,对对子那是基本功,多长时间没有展示了,颇有些技痒的感觉。于是就问都什么对子?

  光宗偏头想了想,说好多好多天以前,先生出了一个对子:有客登堂,惊黄万里春梦。他不会对,就去找姐姐帮忙。结果姐姐给对了上来,无人共枕,枉费一番苦心。

  吕洞宾点点头,说对的不赖呀!

  光宗说后来先生又出了一个对子:纸上画龙龙不动。

  吕洞宾抢着说你一定又去找姐姐帮忙了。

  光宗低下头,嗯了一声,说我姐姐又帮忙对了:鬓边插凤凤难飞。先生不知上瘾还是怎么的,隔几天又出了一个对子:六尺彩绫,三尺系腰三尺坠。吕洞宾姐姐又给对了:一床锦被,半边遮体半边闲。

  吕洞宾听得饶有兴趣,催促说后来呢?

  光宗说后来先生又出一联:风紧林密,教樵夫如何下手?

  听到这里,吕洞宾举手示意他暂停,问道,你姐姐看了没生气?

  光宗眼中顿时露出十分敬佩的目光,说你怎么知道我姐姐生气了?嗯,我姐姐看了特别生气,要我去让爹爹把这先生辞了。我问为什么,她却又不说。我央求她给对一下,她却说什么也不给对了。

  吕洞宾问,你的先生多大年纪?

  光宗说应该有五十吧?胡子邋遢,身上总有一股味儿。

  吕洞宾禁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光宗问他笑什么。

  吕洞宾摆摆手,说你这先生心术不正。

  光宗奇怪问道,他怎么心术不正啊?不就是对对子吗?

  这先生肯定早就知道光宗所对的对子是她姐姐代笔,也怪光宗姐姐,女儿家没出过远门,对的内容净跟闺阁女事有关,惹得老先生动情发骚……不过这些吕洞宾没法同光宗说,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就问,你对不上怎么办?

  光宗哭丧着脸,说挨先生手心棍呗。

  吕洞宾微一沉吟,说,光宗,你不用愁,我来给你对怎么样?

  光宗眼里立刻迸射出热烈的光芒,兴奋道:那敢情好!那敢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