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剧的“幕后英雄”们:甲师解密士兵甲复原过程

  • 日期:08-04
  • 点击:(1777)




  2019-08-02 14:32:16 国家人文历史

  文|周渝

  长期以来,我国古装剧在甲胄方面衣箱化现象严重,即使是历史正剧,也极少有剧组愿意对剧本讲述时代的衣冠、甲胄、习俗等进行严谨考据。以央视版《三国演义》为例,该剧各方面都堪称经典,唯有在服化道上有诸多瑕疵,其中又以铠甲为甚。在《三国演义》中出现的武将铠甲有大量模仿日本铠甲的痕迹,继而又对之后的古装产生影响,以讹传讹。同样堪称经典的历史正剧《大明王朝1566》,在服化道方面同样做得一塌糊涂,服饰几乎全错,戚继光等人穿的甲胄也都是塑料感十足的四不像。

  从甲胄复原这方面来说,近20年来能做到的影视作品屈指可数。这里也不妨列上一些做得不错的作品:由陆川导演,2012年底上映的电影《王的盛宴》中,对军士的甲胄进行了一定的复原工作,可惜当时几乎无人发现这一亮点;2016年2月播出的《女医明妃传》中,对皇帝甲胄及部分军士甲胄进行了复原,剧中朱祁镇所穿之甲胄是以《出警入跸图》中万历皇帝的甲胄为原型来制作;2017年5月播出的电影《荡寇风云》中,士兵的衣甲也走了考据路线,形象根据明代仇英所绘《倭寇图卷》中的明军来进行复原,配合鸳鸯阵的复盘,效果非常好;2018年3月,由央视出品,石姝丽执导的历史类型纪录片《土司遗城海龙屯》,也复原了大量明代布面甲。

  不难看出,影视剧对古代甲胄进行考据和复原的历史还非常短,不到十年。而这一切也与近十几年来,出现大量甲胄爱好者、冷兵器爱好者相关。在这些爱好者中,不乏能够亲手对古代甲胄进行复原制作的甲师、甲匠,尤其在传统复原甲匮乏的时期,甲匠们每一件作品完成,几乎都会在圈内引起轰动,大家争相传播,继而出现各种周边产品,如绘画、游戏贴图、模型兵人等等。笔者自己也是甲胄爱好者,收藏过数套复原甲。

  《长安十二时辰》中的烽燧堡守军

  《长安十二时辰》中的甲胄,除了剧组自己制作了一部分甲胄之外,其他的复原甲则是由甲师组成的“函人堂”工作室和甲师温陈华及其团队提供。温成华以复原明光铠等唐代甲胄而闻名于甲胄爱好者中,此次他负责剧中所有军官甲胄的制作和提供。而着重于复原历代实战甲胄的“函人堂”团队,则在此次承担了剧中士兵甲胄的制作和提供。据“函人堂”团队的统筹人陈斐孺介绍,他们这次为该剧一共制作了197套士兵甲胄,其中包括旅贲军全套、圣人禁军全套、龙武军全套士兵甲、右骁卫全套士兵甲、烽燧堡之战全套士兵甲以及马甲十几匹。其他部件还包括崔器出场时所带的翻耳盔,王宗汜将军的胸甲,所有士兵和张小敬腰间的跨带,唐军所穿的六合靴等等。

  剧中出现的第一套甲胄,是第一集刚开场的长镜头中,西市阁楼下站岗的军士所穿的一身银色甲胄。从形制上看,与前文所介绍的步兵甲相似。不过在《长安十二时辰》中,这套甲被定为右骁卫所穿的军戎服饰。当然,这只是在剧中的设定,历史上唐代的右骁卫应该穿什么样的甲胄已无从考证。后来剧中又出现更为华丽的龙武军甲胄,形制上更接近唐代壁画上的武士形象。

  这些颇具唐代特色的甲胄是怎样被复原的呢?“函人堂”的甲胄设计师郝岭接受《国家人文历史》采访时介绍道:“这是一套经典的唐代初期甲胄,因为有清晰的长乐公主墓壁画参考,我们和甲胄爱好者都希望复制一套,原本是在电视剧开拍以前我们就做好的样品,后来被剧组看上就光荣地‘转正’了。”有观众会好奇,剧中这些质感十足的甲胄,究竟是真正的金属甲,还是用其他材质做成,只是把外观制成金属甲的模样?郝岭对此问题很坦诚地说,剧中的甲胄与壁画中还是有些微小区别,在制作过程中做过优化处理,“壁画中的头盔部分是由十几片拼接的,我们为了生产方便做成了4瓣4筋,护喉部分我们也做了优化,有点像宋金时代的铁浮屠雏形,身甲应该是左右甲片有叠压的,我们做了对襟式,但是保留了胸部最明显的隋唐特征——明光胸片。”

  或许有人难以理解,为什么不能完全按照壁画复原,而非要以“优化”为名去做改动。实际上这也是影视剧拍摄需要,要知道这套甲属于上下一体直身甲,如果全部由钢铁制作有40多斤,普通人穿一天还是相当困难的。“函人堂”团队配合剧组需求,重新设计优化了内部结构并把甲片换成了铝镁合金,重量减少了,提高了演员穿戴舒适性,满足了大量打斗动作的可能性。郝岭说:“也正是因为对甲胄做了轻量化处理,这才有了崔器穿士兵甲死战的那场戏;总体来说我们复刻了壁画中大概60%的样子,有时间有机会的话我想把它提高接近100%。”

  

  相信看过剧的读者对于第一集中,唐军突入“狼窝”那个一镜到底的厮杀长镜头印象颇深。在这次行动中出现的唐军,身上所穿的都是最为常见的札甲。实际上札甲在中国古代正确称呼为“甲札”,现代人为了理解记忆方便口头称呼为札甲。可以说札甲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中华甲胄,从先秦一直延续到明末清初,可以说是代代传承。札甲主要是由长条形金属甲片靠绳子连接左右串联起来的一排排结构,最后再上下串联垂吊组成了甲胄的各个部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甲片没有固定的规格,即使在同一朝代,它的单片尺寸也大小不一;《长安十二时辰》中,无论旅贲军、神武军,还是龙武军以及右骁卫,皆使用札甲片作为基本元素。

  是否因为札甲流传得久,所以更好复原呢?陈斐孺否定了这样的看法,他说:“中国几乎历代皆有札甲,但真正要复原它并不容易。由于历史久远,中国目前没有出土过任何唐代札甲片,倒是韩国有出土过,我们只能参考大量的唐代壁画雕塑,从中选择了这款通用性较高的札片作为组成甲胄的最基本元素,选定了甲片基本组成元素后,考虑到是给士兵穿,尽量偏于实战。所以除了一些壁画或雕塑里高级将领装饰性过强的元素,再通过一些甲胄以及武备装饰纹路特征,尽量让他靠近这一历史时期。甲胄武备是有历史延续性的,毕竟拍电视剧不是为了做考古工作,在条件允许下我们也结合了一些相似朝代的特征,例如旅贲军中肩膀披膊靠绳带左右交叉固定的方式参考了辽宋时期画卷,因为从907年唐朝灭亡到宋建立仅仅隔了几十年,甲胄的样式也不会出现巨大变化。”

  文|周渝

  长期以来,我国古装剧在甲胄方面衣箱化现象严重,即使是历史正剧,也极少有剧组愿意对剧本讲述时代的衣冠、甲胄、习俗等进行严谨考据。以央视版《三国演义》为例,该剧各方面都堪称经典,唯有在服化道上有诸多瑕疵,其中又以铠甲为甚。在《三国演义》中出现的武将铠甲有大量模仿日本铠甲的痕迹,继而又对之后的古装产生影响,以讹传讹。同样堪称经典的历史正剧《大明王朝1566》,在服化道方面同样做得一塌糊涂,服饰几乎全错,戚继光等人穿的甲胄也都是塑料感十足的四不像。

  从甲胄复原这方面来说,近20年来能做到的影视作品屈指可数。这里也不妨列上一些做得不错的作品:由陆川导演,2012年底上映的电影《王的盛宴》中,对军士的甲胄进行了一定的复原工作,可惜当时几乎无人发现这一亮点;2016年2月播出的《女医明妃传》中,对皇帝甲胄及部分军士甲胄进行了复原,剧中朱祁镇所穿之甲胄是以《出警入跸图》中万历皇帝的甲胄为原型来制作;2017年5月播出的电影《荡寇风云》中,士兵的衣甲也走了考据路线,形象根据明代仇英所绘《倭寇图卷》中的明军来进行复原,配合鸳鸯阵的复盘,效果非常好;2018年3月,由央视出品,石姝丽执导的历史类型纪录片《土司遗城海龙屯》,也复原了大量明代布面甲。

  不难看出,影视剧对古代甲胄进行考据和复原的历史还非常短,不到十年。而这一切也与近十几年来,出现大量甲胄爱好者、冷兵器爱好者相关。在这些爱好者中,不乏能够亲手对古代甲胄进行复原制作的甲师、甲匠,尤其在传统复原甲匮乏的时期,甲匠们每一件作品完成,几乎都会在圈内引起轰动,大家争相传播,继而出现各种周边产品,如绘画、游戏贴图、模型兵人等等。笔者自己也是甲胄爱好者,收藏过数套复原甲。

  《长安十二时辰》中的烽燧堡守军

  《长安十二时辰》中的甲胄,除了剧组自己制作了一部分甲胄之外,其他的复原甲则是由甲师组成的“函人堂”工作室和甲师温陈华及其团队提供。温成华以复原明光铠等唐代甲胄而闻名于甲胄爱好者中,此次他负责剧中所有军官甲胄的制作和提供。而着重于复原历代实战甲胄的“函人堂”团队,则在此次承担了剧中士兵甲胄的制作和提供。据“函人堂”团队的统筹人陈斐孺介绍,他们这次为该剧一共制作了197套士兵甲胄,其中包括旅贲军全套、圣人禁军全套、龙武军全套士兵甲、右骁卫全套士兵甲、烽燧堡之战全套士兵甲以及马甲十几匹。其他部件还包括崔器出场时所带的翻耳盔,王宗汜将军的胸甲,所有士兵和张小敬腰间的跨带,唐军所穿的六合靴等等。

  剧中出现的第一套甲胄,是第一集刚开场的长镜头中,西市阁楼下站岗的军士所穿的一身银色甲胄。从形制上看,与前文所介绍的步兵甲相似。不过在《长安十二时辰》中,这套甲被定为右骁卫所穿的军戎服饰。当然,这只是在剧中的设定,历史上唐代的右骁卫应该穿什么样的甲胄已无从考证。后来剧中又出现更为华丽的龙武军甲胄,形制上更接近唐代壁画上的武士形象。

  这些颇具唐代特色的甲胄是怎样被复原的呢?“函人堂”的甲胄设计师郝岭接受《国家人文历史》采访时介绍道:“这是一套经典的唐代初期甲胄,因为有清晰的长乐公主墓壁画参考,我们和甲胄爱好者都希望复制一套,原本是在电视剧开拍以前我们就做好的样品,后来被剧组看上就光荣地‘转正’了。”有观众会好奇,剧中这些质感十足的甲胄,究竟是真正的金属甲,还是用其他材质做成,只是把外观制成金属甲的模样?郝岭对此问题很坦诚地说,剧中的甲胄与壁画中还是有些微小区别,在制作过程中做过优化处理,“壁画中的头盔部分是由十几片拼接的,我们为了生产方便做成了4瓣4筋,护喉部分我们也做了优化,有点像宋金时代的铁浮屠雏形,身甲应该是左右甲片有叠压的,我们做了对襟式,但是保留了胸部最明显的隋唐特征——明光胸片。”

  或许有人难以理解,为什么不能完全按照壁画复原,而非要以“优化”为名去做改动。实际上这也是影视剧拍摄需要,要知道这套甲属于上下一体直身甲,如果全部由钢铁制作有40多斤,普通人穿一天还是相当困难的。“函人堂”团队配合剧组需求,重新设计优化了内部结构并把甲片换成了铝镁合金,重量减少了,提高了演员穿戴舒适性,满足了大量打斗动作的可能性。郝岭说:“也正是因为对甲胄做了轻量化处理,这才有了崔器穿士兵甲死战的那场戏;总体来说我们复刻了壁画中大概60%的样子,有时间有机会的话我想把它提高接近100%。”

  

  相信看过剧的读者对于第一集中,唐军突入“狼窝”那个一镜到底的厮杀长镜头印象颇深。在这次行动中出现的唐军,身上所穿的都是最为常见的札甲。实际上札甲在中国古代正确称呼为“甲札”,现代人为了理解记忆方便口头称呼为札甲。可以说札甲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中华甲胄,从先秦一直延续到明末清初,可以说是代代传承。札甲主要是由长条形金属甲片靠绳子连接左右串联起来的一排排结构,最后再上下串联垂吊组成了甲胄的各个部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甲片没有固定的规格,即使在同一朝代,它的单片尺寸也大小不一;《长安十二时辰》中,无论旅贲军、神武军,还是龙武军以及右骁卫,皆使用札甲片作为基本元素。

  是否因为札甲流传得久,所以更好复原呢?陈斐孺否定了这样的看法,他说:“中国几乎历代皆有札甲,但真正要复原它并不容易。由于历史久远,中国目前没有出土过任何唐代札甲片,倒是韩国有出土过,我们只能参考大量的唐代壁画雕塑,从中选择了这款通用性较高的札片作为组成甲胄的最基本元素,选定了甲片基本组成元素后,考虑到是给士兵穿,尽量偏于实战。所以除了一些壁画或雕塑里高级将领装饰性过强的元素,再通过一些甲胄以及武备装饰纹路特征,尽量让他靠近这一历史时期。甲胄武备是有历史延续性的,毕竟拍电视剧不是为了做考古工作,在条件允许下我们也结合了一些相似朝代的特征,例如旅贲军中肩膀披膊靠绳带左右交叉固定的方式参考了辽宋时期画卷,因为从907年唐朝灭亡到宋建立仅仅隔了几十年,甲胄的样式也不会出现巨大变化。”